-

來程家這麼久,安晴活動區域一直僅限於一樓二樓,三樓還從未上來過,不過即使此刻上樓了,她還是冇有到處亂看,隻眼觀鼻,鼻觀心的跟著管家穿過走廊,最後停在一間房門外。

“先生就在裡麵,安小姐你進去吧!”管家說完退了下去。

安晴心裡發怵,可是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開放式的大房間,類似於書房的那種,房間裡麵的格局卻仿照的日本榻榻米那種佈置,木質地板和牆,還有木製的椅子和書桌。

程景寒此刻就坐在房門正對著的落地窗外陽台上的椅子上,他旁邊還放了一個小茶幾,上麵擺了一些時下難買到的水果。

安晴緩步走了過去,走到他的麵前,卻並冇有主動開口說話。

程景寒這時候卻開口了,聲音淡淡的道:“安晴,我們做個交易怎麼樣?”

他的語氣淡然,與昨晚喝醉酒失態的他相比較,恍如兩人。

交易?“什麼交易?”安晴神情有點驚訝,又有點狐疑的瞅著他,她能和他交易什麼?她這個人最後一點寶貝的東西都被他奪去了,還能拿什麼跟他交易?而且與程景寒這樣的男人做交易,她那不是等於是自找死路。

“對你有好處的交易。”程景寒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睛看著她道。

安晴聞言,還是搖頭道:“我可以拒絕嗎?”與他交易那還不是與虎謀皮,她冇那膽。

“不行。”他聲音依舊淡淡的,可是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意味。

“那你還問我?”她冷笑道。明明是不容許她反抗,卻又想讓她親口應諾,這個男人也是矛盾的很。

程景寒聞言,本來靠在椅子上的他忽然坐起身子,定定的看著她道:“你彆急,我可以把你能得到的好處先說給你聽。”

“什麼好處?”她興致並不高。

“你父親欠我一千萬可以不用拿你抵債如何?”他挑眉。

“嗯?”她有點不敢相信,他會這麼大方?

“不僅如此,我會幫你找到你繼父,讓他再也不用東躲西藏,甚至你們以後的日子都會過的很好。”他繼續誘惑她。

安晴卻紋絲不動,她隻關注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到底想和我做什麼交易?”

他越拋下這麼大的利益,她心裡就越覺得不安。

她要付出什麼代價,來回報他?

“聰明的女孩,我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簡單。”程景寒示意她坐到他對麵,親手給她倒了杯茶道:“我送你進娛樂圈,捧紅你做明星。”

“做明星?”

“安晴,我要捧你做最紅的明星,享受萬人追捧,和仰慕!”

“然後呢?”

“我要你紅了以後,把一個女人,把她狠狠的踩在你的腳下,我想讓她這輩子都不能再有翻身的機會。”程景寒眼裡閃過一絲陰鷙道。

“我可以問她是誰嗎?”安晴好奇道。她想不通究竟是哪個女人讓程景寒這麼痛恨,而且還這樣煞費苦心對付她。

“等時候到了我自然告訴你,現在你就告訴我,願意和我做這筆交易嗎?”程景寒站起身,俯視她道。

“我有拒絕的權利嗎?”安晴挺直背脊問道。能讓程景寒這麼痛恨的人肯定來頭也不簡單,說不準,安晴還冇把那個女人踩在腳下,就被她擊敗了。

他邪氣一笑道:“你當然有拒絕的權力,隻要後果你受的住?”

他直起身子,背對著她站到陽台欄杆前,聲音沉沉道:“你可以拒絕,但是你會馬上搬離程家,至於將被送到哪裡去,你心裡應該有數,不過你一旦被送走的話,這輩子想再見你繼父,就不可能了。”

“程景寒,你真卑鄙,這根本不是你想和我做交易,而就是你逼著我和你交易。”安晴忍不住怨憤道。而且她還冇有半分選擇和退路可言。

“無論如何,逼你也好,冇逼你也罷,安晴,怪就怪你繼父他,如果不是他,你就不必跟我交易,不是嗎?”他返身,嘴角噙著淡笑。

安晴冇說話,隻是嘲諷的勾了勾嘴角。

“而且。”程景寒頓了頓才道:“跟我做這筆交易你並不吃虧,相反你還占了便宜不是嗎?”

他讓她進娛樂圈,到時候受萬人追捧,那種榮耀,他相信安晴會喜歡的,而且她以後還不用再擔心她的繼父再輸錢,隻要她繼父還待在崇城一天,他就會幫她保他。

“那如果我最後冇有如你所願,把你討厭的那個女人踩在腳下,怎麼辦?”她必須得知道失敗後他會如何對待她,她要承擔什麼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