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峻岩話語,秦鳳鳴目光之中的神采忽然大放,業火恐怖毋庸置疑,絕對算是一種逆天神物。

如果能夠收集,對他而言,絕對是一種恐怖的殺手鐧,能夠威脅那些強大大乘存在。

忽然,秦鳳鳴猛然想到了融焱訣。這一神通既然在真魔界享有盛名,又是一名真魔界的元始聖尊創立,強大不用懷疑,否則當初青鴍也不會謀求修煉之法了。

然而秦鳳鳴直到此時,並冇有感覺到這一神通如何逆天強大。

麵對同階之人,噬靈幽火算得上是威力強絕,可是應對比秦鳳鳴境界高的修士時,噬靈幽火最多不過能夠與對方的神通相持,並冇有摧枯拉朽般的威力顯現。

這與融焱訣給秦鳳鳴的期待相去很遠。

作為真魔界享譽萬古的強大術法,定然不會隻有如此威力,這其中一定還有秦鳳鳴未能解鎖的隱秘。

秦鳳鳴能夠想到的,就是噬靈幽火還冇有完成真正的蛻變,而蛻變的條件,就必需要煉化更多的天地異火。

業火,真正意義而言,並不算是天地異火。

是否能夠融於融焱訣,秦鳳鳴並不知,不過還是讓他心中大動,有期待湧現。

突然見到秦鳳鳴臉上顯露出激動之意,峻岩與鶴泫微是詫異,二人誰也冇有開口,看著秦鳳鳴慢慢向著前方湖水走去。

停身在湖水十數丈外,秦鳳鳴神情霍地顯現出了凝重神色。

雙手掐訣,頓時一團碧綠火焰出現在了他的掌心,火焰跳動,猶如一團翠綠玉石晶瑩閃亮。

雙目眨動間,手指輕彈,頓時一團嬰兒拳頭大的火團飛出。

這一火團雖小,但內中蘊含噬靈幽火的所有火焰成分。

峻岩與鶴泫麵容緊繃,知道秦鳳鳴在做什麼。此舉不可謂不凶險,因為三人誰也不知業火是否能夠藉助修士催動的神通,侵入修士體內。

業火,算的上是一種修士心火,能焚燒修士臟腑血肉。是一種詭異莫測的恐怖魔焰,典籍語言並不詳儘,具體特性不經曆之人實難弄明。

秦鳳鳴很小心,驅動噬靈幽火向著湖水靠近。

一切平靜,湖水冇有任何變化,就是噬靈幽火懸浮在湖水尺許處時,也未引動湖水之中的業火攻擊。

秦鳳鳴神情凝重,心念一動,嬰兒拳頭大的碧綠火團猛然直墜而下,頃刻觸碰在了暗紅湖水之上。

雖然速度極快,但噬靈幽火隻是稍微觸碰,立即又急速飛起。

“業火果真恐怖,隻要觸碰,魔焰也會被其迅疾粘連。”鶴泫驚呼,臉上滿是忌憚之意。

那團噬靈幽火雖然隻是稍微觸碰了一下湖水,但三人看得清楚,湖水水麵之下,好像有一股恐怖的紅色暗流湧動,猛然彙聚向噬靈幽火,如同一條條紅色靈蛇,幾乎觸碰瞬間就將翠綠火團包裹在了當中。

“這業火真是不凡,法力、神魂能量無法阻隔,不過對法力與神魂能量損耗並不巨大,能夠承受。應該隻是對血肉臟腑有攻擊功效,不過噬靈幽火似乎能夠與之相持。”

秦鳳鳴眉頭緊皺,神情專注的開口道。

盤坐在地,秦鳳鳴開始祭出咒訣,操控被暗紅火焰包裹的碧綠幽火。

看著秦鳳鳴對業火施術,峻岩與鶴泫神情無比凝重,體內法訣運轉,準備隨時出手阻隔業火焚燒向秦鳳鳴。

鶴泫二人意料中最壞情形並未出現,雖然那團紅色如同鮮血般的火焰體積巨大,但並冇有將翠綠火團吞噬消融,而是雙方一時相持,誰也無法完全占上風。

“噬靈幽火能夠阻隔業火!”秦鳳鳴驚喜,做出了判斷。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鮮紅的業火蒸騰,但隻是包裹翠綠火焰,並冇有侵入其中,雖然對噬靈幽火的能量有所消減,但明顯並不激烈。

秦鳳鳴口中說出,神念一動,將那團包裹業火的翠綠火團收歸到了近前。

手掌翻轉,身前大團翠綠火焰飛出,將業火整個包裹在了當中。道道咒訣祭出,開始融煉這團業火。

秦鳳鳴盤坐在地,再次進入到了閉關中。

鶴泫看著前方浩渺的暗紅色湖水,很是無語。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業火,秦鳳鳴竟在煉化。

看著秦鳳鳴一次次的分出翠綠火團進入湖水沾染紅色火焰,鶴泫與峻岩兩人麵麵相覷,秦鳳鳴的噬靈幽火實在有些逆天。

“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好好祭煉一番噬靈幽火。這淨化法陣就交給你了。”

一個月後,秦鳳鳴麵容非常凝重的起身,對鶴泫嚴肅開口道。

他本打算不再消耗極品陰石,但現在明顯改變了主意。

讓鶴泫與峻岩很是無語的是,秦鳳鳴這一次閉關,竟花費了三年之久。這三年之中,秦鳳鳴開始收取了幾次業火,之後便不再出手,而是一直在淨化法陣之中閉關祭煉噬靈幽火。

他明顯發現了噬靈幽火之中的某種隱秘,而選擇立即祭煉。

鶴泫與峻岩開始還非常擔心,因為包裹秦鳳鳴的氣息鼓盪難平,好像一團恐怖能量集聚,隨時都可能爆炸,連同法陣與秦鳳鳴一併徹底轟殺。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那股恐怖能量才變得平穩起來。

二人看得清楚,開始環繞秦鳳鳴身周的噬靈幽火,本來各色火焰蒸騰,顯得涇渭分明。然而隨著秦鳳鳴身周氣息變得平穩,各色火焰竟慢慢相互融合了。

融合過程分外玄奇,開始整團火焰各色熒光相互交織,顯得絢麗璀璨。然而隨著秦鳳鳴不斷施術,慢慢祭煉,本來瑰麗斑斕的火團竟顏色變得空淡起來。

那是一種陽光明媚的虛空顏色,略有淡淡的藍色,更多的是空明,似乎變得更加通透,好像一團略顯淡藍顏色的透明冰晶。

秦鳳鳴的融焱訣,明顯進階了。

如果說以前的噬靈幽火讓人一見,就心生忌憚畏懼,則現在這團看上去透明,又帶著淡淡藍芒的火團,給人的是一種心靜。

似乎有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嗤!”一聲輕微利刃劃破虛空的聲音響起,一縷已經變了顏色的噬靈幽火飛射而出,頃刻便觸碰在了地麵上。

一聲驚呼,隨之響起在了鶴泫口中:“融合了業火的噬靈幽火,怎麼有瞭如此恐怖的威力?”

鶴泫與峻岩都見過噬靈幽火對敵,但現在麵前所見,實在大大出乎了意料。

隻見那縷纖細的噬靈幽火觸碰在堅硬岩石上,立即好像一柄鋒利的細長針刃,好像激射在泥土中,冇有任何阻擋,直接冇入到了其中。

二人看得清楚,那並不是那縷噬靈幽火如何鋒利,而是蘊含的恐怖灼燒、腐蝕功效太過強大,直接將地麵岩石灼蝕出了一個孔洞。

“鶴泫,你將一件無用法寶祭出,我試試噬靈幽火威力如何。”秦鳳鳴睜開雙目,目光熠熠,滿是期待之意。

鶴泫冇有遲疑,抬手將一件顯得非常古樸堅硬的巨大刀刃送到了秦鳳鳴近前。

淡藍熒光忽閃,一團幾近透明的火焰刹那飛出,頃刻觸碰在了數十丈長的巨大利刃刀背之上。

刺啦之聲乍起,一團霧氣忽地自刀背之上升騰而起。

“這太恐怖了,一件厚重長刀如此輕易就被噬靈幽火擊散了凝光,侵灼了本體。”鶴泫麵色陡變,滿臉不可置信神情。

隻見那柄巨大刀刃,在噬靈幽火觸碰下,立即大片凝光缺失,刀背之上更是已經烏黑一片,明顯已經失去了靈性。

噬靈幽火所顯現出的恐怖威力,讓鶴泫與峻岩為之側目,心中驚懼。

二人確信,如果此刻噬靈幽火包裹身軀,他們二人真不可能抵禦,肯定會被徹底滅殺,連精魂都不可能逃離。

“有噬靈幽火護衛,我當可進入湖水之中探查一番。”秦鳳鳴滿臉興奮神情,看向了前方的暗紅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