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進入琉璃戒,用珍貴妃和齊王的頭髮來做鑒定。

上一次給念兒和封天極做鑒定的時候,她都冇有這麼緊張。

上次是經過一段時間纔出結果,那時候的琉璃戒還不如現在這樣各方麵完善。

這一次,她耐心等待。

趁著等待的功夫,南昭雪把小寶箱裡複製的東西取出來。

消炎針什麼的已經攢了不少,經過幾次事件她越發覺得,在這個藥品相對匱乏的時代,消炎藥幾乎就等同於人命。

又做幾個冰淇淋杯,點綴鮮果或是巧克力。

這些日子水果消耗速度明顯加快,但也足夠她自用。

看著水果,不免想起淩淩柒,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按照路程計算,基本上快到邊關。

銀子平安送到,也算了結南昭雪和封天極的一塊心病。

剛做完,鑒定結果出來了。

南昭雪抬頭看,光影螢幕閃動。

珍貴妃與齊王,並非親生母子。

南昭雪心像在腔子裡一晃。

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

她當然不會懷疑琉璃戒的鑒定結果,但這說明原來的思路,所有的猜測,都是錯的。

一時間,腦子裡思緒紛雜。

南昭雪越發看不懂珍貴妃。

如果齊王不是她的親生兒子,如果這一切都不是為了齊王,那珍貴妃就應該與封天極維持表麵上的母慈子孝纔對。

哪怕隻維持表麵,以封天極的為人,也不會對她如何,至少可以保她以後依舊富貴榮華。

不過,轉念一想,這樣也好,至少人心不像她想得那個陰暗。

估計封天極心裡會好受些。

權當珍貴妃就是個擰巴又有點心理怪異的人吧。

拿上做好的東西出琉璃戒,開小藥房的門,封天極就坐在廊下看書。

聽到聲音趕緊放下書,向她走來。

“累壞了吧?給你備了涼茶,休息一會兒。”

“冇事,不累,”南昭雪把冰淇淋交給他,“吃吧。”

封天極接過,拿小勺抿一口,香軟又綿密,非常獨特的口感。

不是第一次吃,每次都能被驚豔。

他吃一杯,給他留一杯,其它的南昭雪給了野風和崔嬤嬤。

見他吃得高興,南昭雪語調儘量淡然:“鑒定結果是,我猜錯了,珍貴妃與齊王,並不是母子。”

封天極動作一頓,眼睛微睜:“不是?”

“嗯,”南昭雪點頭,“之前是我猜錯,大概是太狹隘,把人想得太陰暗。

王爺,那些分析你彆放在心上。”

“你哪裡狹隘,”封天極把小勺遞到她唇邊,“你都是為了我,我都明白。

你也冇有什麼把人想得太陰暗,雪兒,不要這麼說。

如果你這樣評價自己,那我得一頭栽到地坑裡去。”

南昭雪忍不住笑,封天極手指點點她鼻尖:“我們是夫妻,是最親的人,彆冇有什麼不能說的。

錯了大不了再糾正。”

“其實我也不是特彆在意,她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於我而言,總歸是她把我養大,都有一份養育的恩情在。

不過,如你所說,我早就還了,也不必再有什麼負擔。

我做了我該做的,問心無愧。

隻要她以後不傷害你,不對我們王府不利,那我不會與她計較。

就算個普通的長輩吧,年節例行,僅此而已。”

“雪兒,於我而言,你纔是最重要的,其它人……”封天極低聲笑,“無所謂。”

他說得輕描淡寫,南昭雪卻聽得心疼。

輕輕擁住他,半晌才緩聲說:“王爺於我而言,也是一樣。所以,我纔不容任何人欺負你,利用你,傷你的心。”

“我的心裡隻有你,”封天極輕吻她,“彆人傷不了我。”

傍晚時分,百勝帶著單子上的東西回來了。

時遷帶著一些烤肉和小菜進府。

吃過飯,南昭雪讓野風和閆羅刀準備大大小小的盆和水。

百勝帶回來的東西,她也簡單加工過,變成一份份粉末。

取一份放入水中,隻見白霧升騰,四周涼意刹那襲來,眾人眼見著那盆水緩緩結成了冰。

一時間,他們都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

“這……”百勝心裡的驚訝難以用語言形容,“這是術法嗎?仙法?”

時遷眼睛閃閃放光:“主子,這要是製得多,放在咱們店裡,能省不小費用。”

現在天氣漸熱,火鍋店裡的生意也受到些影響,現在改成燒烤為主,但用冰消暑還是少不了要買冰。

閆羅刀看一眼封天極:“王妃真的是仙女下凡啊。”

野風小心翼翼用刀尖戳戳冰麵,驚喜道:“主子,真的凍上了!”

橘座本來懶得不行,趴在院中魚缸邊吐舌頭,現在也被吸引了來,圍著冰盆轉來轉去。

還忍不住想用舌頭去舔。

“哎,”南昭雪趕緊製止,“這可不行,舌頭是要被粘住的。”

封天極偏頭看著南昭雪的笑臉,心神微蕩,層層的喜悅自心底最深處散開。

是啊,雪兒是仙女,他定是好幾世做人勤懇,纔有這樣的好運氣。

把製冰的方法教給百勝和時遷,讓他們自己去忙活。

但也叮囑時遷,可自用,但不要露出去,做的時候不要讓人看見。

這幾乎是無本的買賣,獲利巨大。

但南昭雪不想掙這份兒錢,至少暫時不行。

雖然表麵不顯,可居安思危,自從過年以來,短短半年多,誅太子,殺雍王,皇帝對封天極不可能不忌憚。

齊王回京,就是一個信號。

若是再讓彆人知道,她手中握有這種神奇的法子,能斂大額金銀,到時候,勢必會讓封天極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

時遷點頭稱是,必謹慎小心使用。

至於百勝這邊,隻負責王府內就行了,偶爾可讓封天徹或者十皇子拉走一點。

安排妥當,梳洗過後休息。

南昭雪想著鑒定結果,把思緒順一遍,覺得之前猜測冇有錯,但結果卻是背道而馳。

看來,她這分析推理的能力,還是差一些。

封天極擁住她:“不許再胡思亂想,快點睡。”

“好,”她答應一聲,往他懷裡蹭了蹭。

封天極話音剛落,就聽到院子傳來一聲異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