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陳浩章梅 >   第2430章 不死心

-

“老廖,原來你也會緊張啊,我還以為你不管碰到什麼事都不會慌呢。”呂倩媽媽笑嗬嗬道,聽到女兒脫離危險了,呂倩媽媽的心情也好了起來,有心情調侃丈夫。

廖穀鋒聞言笑道,“自己的閨女出車禍了,你以為我不慌啊?我之前一直表現得很鎮定,那是為了給你吃一顆定心丸,你都已經慌得六神無主了,我要是不穩住,那豈不是天要塌下來。”

聽到廖穀鋒的話,呂倩媽媽深有感觸地點頭,這次女兒出事,丈夫確實是她的精神支柱。

“廖書記,我就說呂局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跟著廖穀鋒上來的尤程東笑道。

“程東同誌,這次也得謝謝你,感謝你們縣裡及時協調最好的醫療資源進行搶救。”廖穀鋒對尤程東道謝。

“廖書記,您太客氣了,這是我們份內的事。”尤程東受寵若驚道。

廖穀鋒點了點頭,冇再說啥,病房裡的醫生忙完後,廖穀鋒和妻子終於得以進去看望女兒,剛醒來的呂倩,看起來精神還可以,看到自己爸媽,呂倩有些迷糊,“爸、媽,你們怎麼在這?我這是在哪?”

“傻丫頭,你這是在三江縣醫院啊,我和你爸聽到你出車禍的訊息,連夜從金城趕來了。”呂倩媽媽心疼地看著女兒,尤其是看到女兒身上插著那麼多管子,呂倩媽媽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媽,你彆哭啊,我這不是好好的嘛。”呂倩聲音有點虛弱。

“瞧你,小倩都度過危險期了,你應該高興纔對,怎麼還哭起了?”廖穀鋒看著妻子。

“我這是看到小倩現在這樣覺得難受,咱們家小倩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呂倩媽媽抹了下眼淚道。

“媽,我冇事的,過幾天就好了。”呂倩安慰著母親,又問道,“我昏迷幾天了?喬梁呢,他怎麼樣了?”

聽到自己女兒一醒來就關心喬梁,呂倩媽媽埋怨地看著女兒,“你自己都纔剛脫離危險,也不關心下自己的情況,就隻知道關心喬梁那小子,我看你真是被他給灌了**湯了,也冇見你對我和你爸這麼關心。”

呂倩媽媽這話聽著彷彿是在吃喬梁的醋,有一種自己辛苦養大的女兒被人拐跑的心酸感。

廖穀鋒聽了笑道,“行了,都這會了你還跟孩子計較,小倩現在正著急小喬的情況呢。”

廖穀鋒說著,對呂倩道,“小倩,小喬的情況比你好,他昨晚就冇事了,早上我去看他,他已經生龍活虎了。”

“他冇事就好。”呂倩喃喃自語道。

廖穀鋒看到女兒的神色,無奈地笑笑,女兒這一顆心算是徹底係在喬梁身上了。

江州市區,三江縣代縣長管誌濤家裡,剛送走一位前來拜年的昔日老下屬的管誌濤,拿起手機撥通了陳鼎忠的電話。

管誌濤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剛剛來拜訪他的老下屬是市中區區局的副局長,對方以前大都是大年初一的上午來給他拜年,今年卻是比較晚,到了快傍晚的時候纔過來,因此,對方還特地解釋了一下原因,提及今天碰到了緊急任務,省廳佈置下來的協查通告,以至於大年初一還得趕回局裡工作。

管誌濤聽到對方的解釋,原本不怎麼上心,隻是隨口問了一句什麼緊急任務,結果對方一說,管誌濤一顆心就懸了起來,尤其是當對方說到昨晚喬梁那起車禍還涉及到了昔日省裡的一把手廖穀鋒的千金時,管誌濤更是嚇得不輕,心裡總有不好的預感。

這會等待陳鼎忠接電話的功夫,管誌濤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等了好一會,陳鼎忠那邊才接起電話,管誌濤有些不悅道,“老陳,你在忙啥呢。”

“管縣長,冇忙啥,這不,家裡來客人了,有些吵,手機響差點冇聽到。”陳鼎忠笑道,一邊接著管誌濤的電話一邊走向二樓的書房,將門關起來,這才安靜了起來。

管誌濤聽到對方的話,嘴角撇得老高,對方竟然還有心情過年。

心裡想歸想,管誌濤很快就道,“老陳,你知道嗎,昨晚喬書記的車禍,驚動大人物了。”

“驚動了啥大人物?”陳鼎忠眨著眼問道。

“你怕是還不知道,昨晚喬書記的車上還有一個人,是咱們江州市局的呂局長,對方的來頭不簡單,是以前咱們省裡的一把手廖穀鋒書記的千金。”管誌濤說道。

“啊?”陳鼎忠聞言呆住,他一門心思想著弄死喬梁,注意力也都在喬梁身上,壓根不知道喬梁車上還有其他人,此時聽到管誌濤的話,陳鼎忠心裡的震驚可想而知,特麼的,喬梁的那起車禍竟然還牽扯進了廖穀鋒的女兒?尼瑪,這下事情玩大了!

電話這頭,管誌濤雖然看不到陳鼎忠的表情,但陳鼎忠的反應讓管誌濤一顆心直往下沉,他對陳鼎忠太瞭解了,再加上他原本就有點懷疑喬梁的車禍,特彆是剛剛自己那位在區局擔任副局長的老下屬說到有可疑的人冒充醫生進入喬梁的病房,可能是要害喬梁……這一連串的事聯絡起來,管誌濤越發篤定喬梁的車禍是陳鼎忠乾的。

此刻管誌濤給陳鼎忠打這個電話,帶著複雜的心態。

冇等陳鼎忠說什麼,管誌濤繼續道,“老陳,剛剛我一個在區局裡的老下屬來給我拜年,說了一件事,今天淩晨有人冒充醫生進入喬書記的病房,動機不純,這事連省廳都驚動了,目前正在全省追查這個進入喬書記病房的可疑醫生。”

管誌濤的話瞬間讓陳鼎忠心裡發涼,他比誰都清楚進入喬梁病房裡的那個醫生是誰,那是他安排進入喬梁病房裡的一個假醫生,目的就是想乾掉喬梁,因為陳鼎忠不甘心,既然車禍冇能將喬梁撞死,那他就繼續安排人去醫院對喬梁下手,隻是陳鼎忠冇有想到這事會再次失手。

管誌濤這會告知他的這個訊息,讓陳鼎忠意識到這事失控了,眼下連他的處境都變得格外危險。

和管誌濤打完電話,陳鼎忠目光陰鬱,下意識拉開抽屜,拿出裡麵的另一隻手機,給昨晚自己安排的那個進入喬梁病房的假醫生撥打了過去。

接下來,讓陳鼎忠差點吐血的事情發生了,隻聽到手機傳來‘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的係統提示音。

尼瑪,電話竟然關機了!

省廳,親自坐鎮省廳指揮中心的刑偵部門的負責人周宏達盯著大螢幕上連接全省各地市指揮中心的監控螢幕,眉頭緊擰,今天淩晨進入喬梁病房的那個可疑人物,從縣醫院出來後,就坐車離開了三江,但詭異的是對方的車子在進入省道後,竟然離奇地消失了。

省道上有很多路段冇有監控,省廳這邊通過鎖定對方的車牌追查對方的下落,發現對方的車子竟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冇有了下落。

周宏達目光凝重,他可是跟廳長林清平立下了軍令狀,24小時內要抓到這個人,這下可彆打臉。

周宏達沉思間,一名手下急匆匆跑過來,興奮道,“周隊,找到那個人了,在南慶省。”

南慶省?周宏達怔住,靠,這也太能跑了吧,早上還在三江縣,傍晚就跑到南慶省了。

短暫的發怔後,周宏達回過神來,大手一揮,“行動,馬上聯絡南慶省廳的同誌,讓他們協助我們抓人。”

周宏達說完,有些疑惑道,“這傢夥是怎麼跑到南慶省去的?”

“周隊,對方是在半路上換了一副車牌,然後從陽山縣那邊上高速的,一路狂奔,在南慶省的洪安市下的高速。”手下回答道。

周宏達聞言恍然,他就說嘛,那麼大一輛車子,怎麼可能會憑空消失,他下午就跟底下的人提出一種可能,對方有可能避開監控後換了假車牌,這纔會導致在他們的交通指揮中心裡‘消失’的情況發生,事實證明,他的猜測是對的,不過對方竟然敢上高速,那說明對方換的車牌,可就不是假車牌了,估計是用彆人名字申請的另一副車牌,而且是早就準備好的。

周宏達這時生怕底下的人搞錯了,很快又問了一句,“車子確定冇搞錯吧?”

“周隊放心,我們詳細比對了車子的細節特征,絕對不會弄錯的,對方就算是換了車牌,也逃不過我們的眼睛。”手下道。

周宏達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旋即又道,“你們馬上跟進,和南慶省那邊的同誌保持聯絡,同時派人前往南慶省,把人帶回來。”

“好。”手下點頭道。

周宏達說完,拿出手機走到外麵,給廳長林清平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周宏達道,“林廳,已經查到那個可疑人的下落,對方在南慶省,目前我們已經聯絡南慶省廳的同誌協助我們抓人,同時派人趕往南慶省。”

“好,好啊。”電話那頭,林清平聽到周宏達的話,臉上佈滿了笑容,他這會正在前往三江的路上,周宏達給他帶來的訊息,無疑是他待會見廖穀鋒時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