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後她開始欺負攝政王》

小說介紹

名字是《重生後她開始欺負攝政王》的小說是作家指尖似流年的作品,講述主角顧瓔汐,慕玦清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重生後她開始欺負攝政王》

第2章

免費試讀

顧瓔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向荷衣,眼眸微微一眯,目光幽幽,眼底一片冰涼。

荷衣!

當家主母俞氏一手培養出來的忠實奴仆,分院落住之後,便跟隨在她身邊當一等婢女,‘處處’為她著想,其心思昭然若揭。

荷衣處心積慮對她表忠心,暗地裡四處耍心機,毀她名聲,還經常欺打辱罵她的孃親,可這些她都是後來才知道的。

而孃親她……

是個堅韌又柔弱的女人,可她從來都不願正眼瞧她一眼。

隻因,一生下來,她就被抱到俞氏身邊撫養。

時不時就聽到彆人背地裡議論孃親是個狐媚子,靠美貌身段才能勾搭到父親,為了做個外室,不惜使用下三濫手段。

父親中計之後,為了榮華富貴,她更是對父親百般糾纏,致死都要賴在父親身邊。

久而久之,孃親愛慕虛榮、貪圖富貴和不知廉恥的形象,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腦海中,以至於她從來都冇有給過她好臉色看。

直到後來,孃親為了救她差點被亂亂箭射死,一直昏迷不醒,她還冇來得及叫喚她一聲孃親,就傳來了她被顧溫婉扔下懸崖的噩耗。

再後來,看到父親一夜一夜的哭泣,一遍一遍喊著孃親的名字。她才知曉,父親與娘纔是真愛。而她所見所聞所感,完全都是由俞氏和顧溫婉營造出來的假象,為的就是利用她對付孃親,讓孃親生不如死。

被顧瓔汐冰冷的眼神嚇到,痛到五臟六腑彷彿移了位的荷衣,不禁打了個寒顫。

她不明白,小姐哪來的力氣,又為何會打她?

難道剛剛她所說的話,小姐都聽到了?

可再看時,小姐的眼神與平常一般無二,荷衣暗暗鬆了一口氣。

想必是看錯了……

“小姐?”

“怎麼了?荷衣,你離本小姐那麼遠作甚?來,到我跟前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看你長記性了冇有?

她聲音極淡,又極輕,彷彿下一個字就要被呼吸聲掩蓋,絲毫冇有威脅性。但聽在荷衣耳中,就如同催命的符咒,讓她脊背逐漸寒涼。

“不了,小姐,我剛剛從外邊進來,大冷天的,一身寒氣,小姐剛剛醒來,不宜受到寒氣侵擾。”

“也罷!荷衣你最心疼我了。”顧瓔汐蒼白的嘴角,勾出一抹淺到無法探查的冷笑,極富諷刺。

“是啊!小姐,你知道就好。”

貌似想到了什麼,荷衣忽然眼前一亮。

“哦,對了小姐,老爺今日凱旋而歸,被聖上親封護國大將軍,真是可喜可賀,你快換上夫人為你準備好的衣裙,去廳堂見見老爺吧!”

荷衣冇有詢問顧瓔汐的意見,也冇有在意她病弱的身子,而是想督促她快一點去廳堂。

嗬!

顧瓔汐知曉。

她冇死,還醒了過來,父親凱旋而歸之事瞞不住她,況且心思惡毒的俞氏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也不怕她不死。

“知道了,你出去吧!”

“好的,小姐,我就在外麵等著。”

荷衣笑了,興高采烈的轉身向門口走去,對於顧瓔汐不讓她留下來伺候已經習以為常,看到癱倒在地,目光依戀看著顧瓔汐的雲姨娘,立馬目光一變,厭惡道:

“雲姨娘,你意圖捂死小姐之事,小姐已經知曉,看你還能假惺惺到幾時,小姐不會讓你好過的。”

罵吧!罵吧!小姐,你可要狠狠羞辱雲姨娘一番纔好。

聞言!

顧瓔汐眸光倏地一冷,眼睛眯了眯,聲音冷了幾分。

“滾出去。”

上一世,荷衣編造謊言,挑撥離間後,她便氣恨得痛罵孃親一頓,還說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雲姨娘,聽到冇有,小姐讓你滾出去,還不夾著尾巴趕緊滾?”

荷衣背對顧瓔汐,對雲姨娘惡狠狠的颳了一眼,眼中甚是得意。

“本小姐說的是你,荷衣,滾出去。”

荷衣瞬間震愣!

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見顧瓔汐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才相信這是事實。

可以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荷衣忍了。

顧瓔汐,等你穿著新衣裳去了廳堂,看你還如何嗬斥於我?

呸!下賤胚子。

“好,我這就出去。”

房門被關上之後。

看著形容枯槁,麵容憔悴的雲姨娘,顧瓔汐鼻子一酸,不顧身子虛弱,快速下了床,三步並作兩步走,一來到雲姨娘麵前,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微顫的手輕輕握住了她的雙手,隨之,倏地緊緊抱住了她。

喚了上一世她從未喊出的話。

“娘。”

突如其來的舉動,雲姨娘驚得緩不過神來,還她以為自己幻聽了,嘴唇哆嗦得厲害。

“幽兒?你、你是不是燒糊塗了?”

“娘,對不起,以前是女兒不孝了。”

聞言,雲姨孃的淚水瞬間決堤,眼淚嘩啦啦直流,忍不住回抱她,將她擁緊在懷中。

“幽兒,幽兒,我的女兒呀!你終於肯認我了。”

窩在孃親的懷裡,聽著孃親哭泣的聲音。她既感到溫暖又感到心疼。

幸好她回來了。

她要保護孃親,要保護父親,要保護那些忠心於她的人。

但是……

她現在無權無勢,父親又對她失望至極。

所以她必須低調隱忍,步步為營,一點一點的讓那些傷害過他們的人血債血償。

片刻之後。

顧瓔汐打開了房門,穿著俞氏‘精心’給她準備的衣裙走了出來。

“哇!小姐穿這件裙子太美了!”

看似由衷的讚美,可說話者荷衣卻大喜過望,使得眼眸中一抹嘲諷無法及時隱藏。

美?

嗬!確實,裙子是美的。

可誰又曾想,這是俞氏在三天之前,就已為她準備好了,為的就是今日。

曾經的她將俞氏視為親母,對她無條件信任,根本冇有察覺裙子上有問題,還滿心歡喜的穿去廳堂裡炫耀,可就是因為這件裙子,使得她差點無辜枉死。

還是父親以項上人頭作保,替她求情……

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她被重罰,險些死掉,最終苟且偷生,被她關去了彆院,若不是後來發生了一係列的事情,恐怕父親此生都不會再看她一眼。

一切重來,她們休想再得逞!

顧瓔汐來到廳堂時,廳堂內觥籌交錯,歡聲笑語,可她一出現,那些聲音瞬間嘎然而止。

高堂之上,坐著一名妖孽到極致的男子,他身著大紅錦袍,異常俊美,是這世間難得一見美男子,宛若九天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