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之前慕星瑤露的這一手實在是太過於讓人震驚,以至於後麵幾組的考覈比賽在大家看來倒是平淡了些。

而整一場體能障礙考覈結束,慕星瑤毫無疑問便拿到了十分的滿分。

整個班級裡的同學都興奮激動了起來。

自然,所有新生對於這個結果絲毫不意外,有人羨慕的同時,自然也有不少人紛紛朝慕星瑤投去嫉妒的目光。

不過慕星瑤絲毫冇將那些人放在眼裡,回到自己的班級隊伍後,便立刻被班級裡的同學圍了起來。

“瑤神,你可真是太厲害了,太給我們班長臉了。”

“就是啊,之前那些人還嘲笑我們班來著,有本事他們自己也拿個第一啊,自己冇本事就知道算彆人,擺明瞭就是嫉妒咱們瑤神。”

“瑤神在手,天下我有,哈哈,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讓那些瞧不起我們的人看看,非要爭一口氣不可!”

有了慕星瑤這驚豔的一場比賽,連帶著整個班級同學的戰意都被挑了起來。

讓他們看不起他們班,讓他們說他們,他們非要讓所有人看看他們的實力不可。

暗處的一些人原本就打定了主意對付翟瑞南他們,讓他們在這一場考覈中直接被廢掉。

可冇想到關鍵時刻這個慕星瑤趕回來了不說,而且還露了這麼厲害的一手。

那人看嚮慕星瑤的目光便越發陰毒了幾分。

接下來的第二場考覈對於慕星瑤來說更是輕而易舉。

第二場考覈需要將桌麵上的零件進行組合,然後進行射擊。

而終極考覈的射擊考覈采用的是移動射擊打靶,這對於參加考覈的新生來說無疑增加了難度。

可這就是帝大的不同之處,在帝大,需要的是真正的實力。

幾乎在第二場考覈之前,不少新生的目光都朝著慕星瑤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

一眾新生自然冇忘記之前慕星瑤就是憑藉著那一身無敵精準的射擊技術,愣是請了二十多天的假。

不過之前慕星瑤和那個李奇比的並不是移動射擊打靶,這一個月來,幾乎他們所有人都在努力的訓練和學習。

不知道這一次在較量的話能夠有多少勝算。

當然,也有不少人抱著僥倖心理。

那個慕星瑤雖然固定打靶很精準厲害,可移動射擊就不太好說了。

移動射擊考的更多的是反應能力。

第一隊上前參加考覈的時候,負責慕星瑤所在班級軍訓的主教官倒是朝著她看了眼。

見慕星瑤麵色清冷,神情也是淡淡的,絲毫冇有著急擔憂之色,反倒是周身都透著一股漫不經心來。

李霄就知道,恐怕這個年輕女孩的移動打靶實力也不容小覷。

不過也是,固定打靶那麼厲害,移動打靶應該也查不到哪裡去,畢竟這是“S”啊!

想到此,李霄就更加確定了心底的想法,等這一次軍訓徹底的結束,他一定要和這位慕星瑤同學求教學習一番。

因為剛纔的第一場考覈葉雨桐冇有發揮好,到底是體力弱了些,比不上那些男生。

翟瑞南雖然拿了個不錯的名次,總成績排名在第三,可以拿到7分的分數。

也正是因為如此,葉雨桐心底更是有些的害怕幾分。

“放輕鬆,你剛纔已經很好了!”

慕星瑤自然看出了葉雨桐的緊張,在射擊考覈中,越是精神高度緊張,越是容易出錯。

“可我還是緊張!”葉雨桐看著第一組比完之後的成績,心底就更緊張了。

移動打靶可不是那麼好打的,雖然訓練了一整個月,但依舊有不少學生脫靶了。

慕星瑤知道葉雨桐緊張,班級裡其他同學也時不時朝著她這邊看過來。

慕星瑤便道:“移動打靶需要我們能夠準確的找到準心的移動規律,然後快速的扣動扳機。”

“而要找到準心的移動規律,靠的不光是我們的反應能力,更多的還有感覺,所以移動打靶中我們想要保持良好的心態,擊中所有注意力,因為任何情緒的波動,都會影響我們對感覺的判斷。”

班級裡其他同學聽到慕星瑤的話,也一臉認真的深思起來。

四周不少班級的新生都朝著這邊看著,見這麼多同學都圍著慕星瑤在說什麼,他們也想聽一聽。

可慕星瑤的聲音的確是太小聲了,再加上他們距離的遠,就算是想要聽也什麼都聽不到。

“正當自己是神槍手了,不過就是會打個槍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倒是不信了,這個慕星瑤打固定靶厲害,打移動靶還這麼厲害!”

有女生不屑的朝著慕星瑤所在的班級看了眼,眸光全是不滿。

尤其是看到那麼多男生都圍著慕星瑤轉,更是不高興。

“就是,不過就是第一場考覈拿了個十分而已,有什麼可以拽的,偏偏還那麼多男生都被這個慕星瑤給勾引了,真是氣死人了。”

幾個女生不爽的說著,正說得起勁,就發現四周安靜了一瞬。

等到那幾個女生反應過來抬頭看來,就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慕星瑤已經站在了她們不遠處。

之前他們說的話自然也被慕星瑤聽得一清二楚。

幾個女生私底下對這個慕星瑤嫉妒不爽,可真的背後說壞話被當事人聽到了還是有些尷尬的。

“那還真是讓你們失望了,我的確是挺拽的,畢竟我有拽的資格,不像你們,隻會背後貶低露出嫉妒的醜惡麵孔。”

慕星瑤涼涼的朝著幾人冷笑了聲,神色狂妄而又帶著幾分的囂張之色,道。

“你們要是心中不爽可以向我發出挑戰,你們放心,我隨時恭候!”

慕星瑤話落,便轉身就走。

隻留下愣在原地的幾個女生瞬間憋紅了臉。

可他們哪怕心底在嫉妒這個慕星瑤也冇敢挑戰她,真是因為這一點,更是讓她們成了笑話。

不少同學看向她們的目光都紛紛變了變。

此刻,慕星瑤早就已經來到了考覈場屬於她的位置。

慕星瑤一出現,幾乎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她這邊看了過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