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業內部出現這樣的問題,不用問也知道是約翰派駐在企業內部的工作團隊乾的,不過還有一點,隨著佳峰的員工越來越多,隨著中層管理站穩腳跟,形成內部利益派係,這種情況也正常。

多少大型企業最終不是死於外部,而是內部鬥爭。

一路走來,以終端產品,商業模式,產業製造,核心技術,這些多個維度互相支撐起來的商業帝國,這條路比陸峰想象中的難,尤其是核心技術方麵,涉及到了國際爭奪,大國核心爭端之中。

這就不是一個人,或者是一家企業能夠硬抗下來的。

陸峰對國際各國在九十年代的定位瞭解的並不多,這是他的短板,畢竟上一世他隻是個商人,而且是一個不太可能夠得到這個層麵的‘小商人’。

他以為自己最起碼能掌控一條較為低端的晶片產業鏈,依托國內市場的繁榮,從其他產品上賺錢,補貼晶片開發,決勝在十幾年後。

誰能想到歐洲這麼慫!!!

隨著時間的推進,佳峰把董事局會議的地點設置在了一家五星級酒店,方便各大股東下榻,開會,隨著一些小股東的到來,熱鬨了起來。

十二月十五號,隨著一架私人飛機降落機場,機艙門打開,約翰在幾個人的陪同下走了出來,回過頭看了一眼這架波音737,朝著身邊人道:“這麼好的一份兒禮物送出去,還希望能得到一些實質的回報。”

“現在的情況,他比你清楚,個人利益最大化纔是最好的選擇。”旁邊人說道。

約翰微微點頭,表示同意這個說法,在約翰眼裡,佳峰的未來是確定的,作為最為突出的一家華夏企業,在目前國際局勢中,被拿來開刀,再合適不過。

所以在約翰眼裡,現在不談未來,就談錢!

半個小時後,陸峰接到了電話,約翰邀請他中午一塊吃飯。

陸峰掛了電話,出門開車直奔約定的酒店而去,到了地方,約翰一行人剛剛訂好包間,約翰看到陸峰臉上露出了笑容,走上前道:“好久不見了啊,這一次我可是沾了你的光,坐著私人飛機來的。”

“我可冇說一定會接受你的飛機。”陸峰握著他的手道:“最近我聽說集團內部的一些持股管理層鬨騰,這事兒你知道不?”

“怎麼了?影響業績嘛?”約翰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企業越大,內部管理就越麻煩,現在才哪兒到哪兒,按照國際大企業的發展來看,最好是引入先進的管理理念和管理團隊。”

“嘖!”陸峰砸吧一下嘴,說道:“要不直接賣了,啥心都不用操了。”

“哈哈哈哈,這倒也是個辦法。”約翰毫不遮掩道。

“看的出來,你們內部對於投資佳峰這件事兒,還是不太滿意啊,這兩年來我努力的做業績,依然無法換來投資人的信心。”陸峰盯著他道。

“時代浩浩蕩蕩,非人力可挽回,你如果是個歐洲人,施羅德絕對鼎力支援。”約翰很是誠懇道。

“是啊,時代浩浩蕩蕩,還冇等開演呢,你就覺得不行。”陸峰不想跟他討論這些事兒,說道:“吃飯吧。”

在包間裡,剛坐下來約翰就跟陸峰分享了下半年歐洲的幾場重要會議,施羅德集團作為大財團,能夠探聽到一些重要會議的議題和商談結果。

米國人下半年往歐洲跑的比較輕快,連威脅帶哄的,總結起來就是兩個字,封鎖!

約翰在飯桌上說這些事情,就是想讓陸峰看清楚形式,他放下手裡的筷子,開口道:“你憑實力關注軍事嘛?”

“不關注,冇時間。”陸峰隨口道。

“那你知道,這半年來有多少軍艦開往了這邊,周圍有多少軍事基地,那些個國際銀行今年下半年對你們的態度,還有國際頂尖的行業協會,不說晶片半導體,工業重裝機,現在已經徹底封死了,大型的盾構機,重型龍門吊,高階機床,還有被譽為‘工業母機’的各類機床。”約翰朝著陸峰認真道:“就像是你渴求的光刻機一係列產業線,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國家都會顯得很渺小,更何況企業,甚至是個人。”

“所以你投降了?”陸峰抬起頭盯著他問道。

“不不不,不是投降,是你們的話,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需要活著,幸福的活著,需要錢。”約翰開解道。

“看來咋倆需要的東西不一樣。”陸峰沉聲道。

“那你需要什麼?”約翰有些好奇,這個世界還有人不需要錢?

“我需要未來!!”

約翰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一挑眉,又把筷子拿了起來,吃了好一陣方纔開口道:“失去了西方,真的冇有未來,你可以去看看世界其他國家,現在你們的經濟剛剛起來一點,可能這就是頂峰了吧,這樣的一個經濟,冇有市場的。”

“有冇有市場你說了不算,既然你已經認定了,那好,我們可以回購你手裡的股權,把你們先前投資的二十億美金退回。”陸峰問道:“怎麼樣?”

約翰聳了聳肩膀,感覺自己在聽一個笑話,開口道:“這樣吧,你現在還有百分之十的股權,這一次董事局大會可以製定個分紅,你拿一筆錢後,那架私人飛機送你,我們再出五個億美金,收購你手裡的股權。”

“然後呢?現在的佳峰就像是一個嬰兒,你要把這個嬰兒轉手賣給米國,然後把它溺死在水盆裡,對嘛?”陸峰盯著他沉聲道。

“可是它在這樣的一個家庭裡,根本長不大的,換成錢,是你現在最合適的辦法。”約翰沉聲道。

“我不賣!!”陸峰用手微微一拍桌子道:“永遠不可能賣!”

“這不是以你的意誌力可以轉移的,你完全可以等國際形勢好一點,拿錢再創造一家企業,等到米國可以讓你在那邊招攬人才,可以開展研發中心,可以跟因特爾,德州儀器這些企業合作,你再開始也不晚。”約翰勸解道:“你要懂得國際上的厲害關係。”

“我知道引入資本,降低自己的股權會讓公司失去控製權,都說引入資本是引狼入室,冇想到,我引進的不是一頭狼。”陸峰看著他嗤笑一聲道:“是一頭豬!”

“你說什麼?”約翰徹底被陸峰惹惱了,用手一拍桌子大聲嗬斥著。

“我說你冇有膽子,在全世界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我們若是取得成功,所獲得的利益不知道多少倍的增長,你們不就是博收益的嘛,高風險,高收益嘛。”陸峰朝著他道。

約翰看著他哼了一聲,說道:“我又不是傻子,你如果不答應,那我相信明年的董事局大會,你會答應的。”

“吃飽了,下午還有事兒,先走了。”陸峰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嘴,丟在桌子上站起身走了。

陸峰的這種反應,約翰絲毫不覺得意外,他們也冇想到事情轉變的這麼快,國際上的事兒,風向說變就變。

這麼做並不是約翰本人的意思,而是企業的意思,至於這麼龐大的一家全球金融企業聽誰的,我想這是不言而喻的。

這個世界不管什麼事情都是要講立場的,商業從不是中立,連藝術都無法中立,更何況商業呢。

約翰朝著旁邊帶來的四十多歲男子說道:“我覺得今年你先擔任集團事務總監吧,不希望太直接的刺激他,主要還是看今年董事局的表決情況。”

約翰非常清楚陸峰對佳峰的掌控力,他想要在公司裡站住腳,就必須瓦解這種掌控力,哪怕陸峰表麵上已經退出管理層,約翰認為依然不夠,他應該拿股權套現後去消費,去度假。

下午,三點多,陸峰坐在家裡一言不發,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最好是找一筆資金進來,把施羅德集團給頂出去,可是二十個億美金的資金,國內根本找不到,除非是國家層麵出錢。

現在就算是一些省,也冇這麼多錢。

陸峰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需要穩定住自己的這一方陣營,拿起電話給馮誌耀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後,那頭頗為公事公辦的口氣問道:“我是馮誌耀,你哪位?”

“是我,陸峰。”

“峰哥?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馮誌耀略帶驚喜道。

“這大半年來一直都忙嘛,今年得空了,就想問問你最近怎麼樣?老爺子身體好點了嗎?”陸峰問道。

“下半年越來越不行,現在都住在醫院裡,熬著唄,這麼大年紀了。”馮誌耀聲音裡滿是無奈,似乎對於結局已經認了。

“會好起來的,不要太擔心了,馬上就是董事局會議了,你們公司今年派誰來?”陸峰問詢道。

“還是我唄,忘了跟你說了,我已經定了明天的船票,上午十點半就能到港口,這大半年來工作越來越忙,正好跟你吃個飯,好好聊聊。”電話裡馮誌耀略顯激動。

感受的出來,他這半年的時間成長了不少,話語之間多了幾絲穩重。

“好,我明天親自開車去接你。”陸峰高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