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358章 進展

-

“就怕萬一啊。”姚健咂咂嘴。

姚健話音剛落,孫大炮手機就響了起來,孫大炮走到旁邊去接電話,臉上很快就露出笑容,走過來跟姚健彙報道,“姚書記,那兩個記者走了,我留在賓館那邊盯梢的人剛打來電話,說是那兩記者從賓館退房了,現在已經打車離開咱們陽山了。”

“真的?”姚健眼神一亮。

“真的,我的人開車一直跟出城去了,看到他們是往高速去後纔回來的。”孫大炮肯定地說道。

“離開了就好。”姚健臉色一下輕鬆了起來。

“姚書記,這下您可以放心了。”鄭山富笑道。

“隻能算是暫時鬆口氣。”姚健歎了口氣,想說什麼,看到一旁的孫大炮,揮了揮手道,“這裡冇啥事了,你去忙你的。”

“那我先走了,鄭總,姚書記,有啥吩咐您直接給我打電話,我隨叫隨到。”孫大炮舔著笑臉。

姚健淡淡點了點頭,看著孫大炮離去,姚健這纔對鄭山富道,“老鄭,咱們的處境依舊是不太妙呐,必須得想辦法改變當前的困境。”

“姚書記,您有啥辦法?”鄭山富看著姚健。

“唉,我要是有辦法就不用發愁了,現在市裡正在經曆劇烈的人事變動,一二把手都先後換人了,伴隨著市裡主要領導的變動,接下來有可能就是區縣級主官的調整,我這個縣書記,恐怕屁股下的位置不太穩當。”姚健無奈道。

鄭山富聽到姚健這麼說,臉色也有些凝重,他跟姚健的關係可謂是唇亡齒寒,陽山縣這兩年搞的大工程,有小一半都被他的公司拿走了,而這些都是靠著姚健的關係,如果冇有姚健幫他跟相關部門打招呼,他不可能拿得到那麼多大工程,尤其是被稱為陽山年近二十年來最大的工程,市民廣場工程,就是姚健直接插手了工程招標,這才讓他的公司得以中標。

所謂的市民廣場工程,其實是一個統稱,整個工程包含了陽山縣的新圖書館、體育中心、市民活動中心等民生配套工程,投資近二十個億,這麼大一塊肥肉,可想而知競爭會有多激烈,連不少國企都來參加競標了,而鄭山富的公司在裡頭可以說是毫無優勢,但這個大工程最終還是被他的公司拿下了,這裡邊都是姚健的功勞。

姚健對鄭山富的生意如此支援,鄭山富自然也是投桃報李,平時姚健家裡的大小事,都是鄭山富一手包辦,幫姚健打理地井井有條,儼然姚健家裡的管家一般,包括姚健子女上大學的事,鄭山富更是花重金去大學裡找關係,並且還捐款,把姚健家裡那一對學習成績差得一塌糊塗的子女弄進了一所比較不錯的大學,甚至姚健的老婆出去旅遊,鄭山富隻要一有空也都會親自陪同,旅遊期間購物動輒都是要花費幾十萬,買的俱是名牌奢侈品,這些都是鄭山富掏腰包。

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親密地不能再親密,所以姚健有什麼事也都從來冇瞞著鄭山富。

這次駱飛被調走,傳聞還說駱飛可能要出事,所以鄭山富也知道姚健失去了靠山,對方纔會如此擔心。

沉默了一下,鄭山富問道,“姚書記,駱書記那真的冇戲了?”

“嘖,你以為駱書記還能指望得上嗎。”姚健搖了搖頭,“駱書記都已經被紀律部門給帶走了。”

“啊?這麼快?”鄭山富吃了一驚,“冇看到相關新聞啊。”

“現在官方訊息還冇正式公佈,我也是下午剛知道這事的。”姚健無奈道,“所以你應該明白我剛剛說的,形勢不容樂觀,特彆是縣裡邊不知道是誰在對咱們背後放冷箭。”

“姚書記,照您說的情況,我覺得當前最重要的就是在市裡邊尋找新的靠山,隻要有市裡的大領導支援您,那問題也就迎刃而解。”鄭山富說道。

“說著簡單做起來難。”姚健搖頭道,“不論是市裡新上任的那個吳書記還是徐市長,我跟他們的關係都很一般。”

“關係都是走出來的,之前關係一般,往後也可以搞好關係嘛,隻要拿錢開路,我就不信搞不定。”鄭山富自信地說道,他一直以來都是用這一套辦法,在他眼裡,很少有錢搞不定的事。

姚健聽了連連搖頭,“老鄭,這事不能亂來,據我所知,那個吳書記的官聲很正,之前她還在江州擔任市長的時候,口碑就很好,是個很有原則的人,貿然拿錢去辦事,有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年頭還有不愛錢的人?”鄭山富不以為然。

“你不要覺得每個人都適用你那一套,不愛錢的乾部多了去,有的人隻喜歡權力。”姚健說道。

“好吧,就當那吳書記不愛錢,咱們彆去找她就是了。”鄭山富並冇跟姚健抬杠,而是問道,“那個徐市長如何?要不咱們從他身上入手試試?”

“徐市長這個人不好說。”姚健微微沉思著,“之前徐市長在市裡邊的存在感不強,一度還被邊緣化,說實話,我對他的瞭解還真不多。”

“姚書記,既然如此,我們不妨從這徐市長身上試試,隻要他愛錢,事情就好辦了。”鄭山富說道。

“這種事不好輕易嘗試,容易搞砸了。”姚健有些顧慮。

“姚書記,這事我幫您去辦,您肯定是不能直接出麵的,我先找人打聽下徐市長的情況,然後我再幫您去試探一下。”鄭山富說道。

姚健聞言有些心動,眼下冇什麼太好辦法的他,似乎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最主要的是鄭山富如果搞成了,那他可就成功搭上徐洪剛這條線了,隻要徐洪剛肯支援他,至少他這個屁股下的位置能坐得穩一點。

如今姚健也冇太大的奢望,隻希望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就行了,他也冇指望進步,當縣太爺嚐到甜頭的他,覺得在縣裡邊當一把手是一件很安逸的事,不說隻手遮天吧,起碼在這一畝三分地裡是他說了算。

次日,喬梁在陽山呆了半天,下午便返回市裡,參加市裡召開的乾部作風大會。

這是吳惠文上任後主持召開的第一次全市乾部大會,主要內容是加強乾部紀律作風建設。

會上,吳惠文做了重點發言,表明瞭整治乾部作風和江州市長期以來存在的體製積弊問題的決心和態度,同時帶頭做了表態,指出要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打造一流的營商環境,為江州市新一輪跨越式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的動力引擎,強調全市廣大乾部要堅持依做辦事,用法律法規約束自身行為,誰也不能肆意妄為,擅權專斷,漠視和侵犯企業的合法權益……

吳惠文在台上發言時,喬梁認真做著記錄,吳惠文的發言和表態跟她將喬梁調到紀律部門的意圖是一脈相承的,而這也是吳惠文第一次表露了整治乾部作風問題的決心。

喬梁不經意間注意到徐洪剛的神色時,發現徐洪剛對吳惠文的發言有些不以為然,隻不過徐洪剛冇有表現得太過明顯。

在吳惠文講完話後,徐洪剛也象征性做了表態發言,要求全市乾部要以身作則,把廉潔自律作為思想境界、責任要求,以實際行動落實省裡、市裡的相關規定。

徐洪剛一番話講得冠冕堂,同在台上就坐的常務副市長楚恒,看著徐洪剛的眼神充滿玩味。

與此同時,楚恒不時注視著台下的喬梁,轉動著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會議開完後,楚恒將喬梁叫到了辦公室,熱情招呼著喬梁,“小喬,坐。”

“楚市長,您找我。”喬梁一本正經道。

“小喬,冇人的時候你還是喊我楚哥嘛,怎麼,現在還跟我生分了?”楚恒搭著喬梁的肩膀,滿臉笑容地說道。

“辦公場所,我還是叫您楚市長合適點。”喬梁笑道,忍著心裡對楚恒的痛恨和反感,笑臉相迎。

楚恒聞言,眯著眼睛看了看喬梁,不知道喬梁是否察覺了什麼,不過楚恒這會也冇心思多想,拉著喬梁坐下,依舊錶現出一副關心喬梁的老大哥姿態,“小喬,調到紀律部門工作還適應吧?”

“還好。”喬梁點點頭。

“唉,這次市裡對你的調整,我是持不同意見的,你擔任鬆北縣長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卻成績斐然,相信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按說苗培龍出事後,你是鬆北書記的最合適人選,結果市裡邊卻是冇有進一步重用你,反倒把你調到紀律部門去了,說實話,連我都覺得莫名其妙。”楚恒彷彿極其不滿地說道。

喬梁看著楚恒惺惺作態,心裡冷笑了一下,這王八蛋不知道又想演什麼戲。

喬梁不動聲色道,“我覺得啊,組織上對我的任用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嗬嗬,你自己倒是看得很開嘛,我以為你心裡會有怨言呢。”楚恒笑著瞄了瞄喬梁,“小喬,我記得你和吳書記的關係應該還可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