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自己那奶奶?嘖!沈雪瑤冷笑。

沈子康一把護住沈雪瑤,小小的身子都在發抖:“奶奶你乾嘛!我二姐剛醒!”

張桂花一見沈子康還敢護著,三角眼裡頓時迸射出了惡毒的光:“既然已經醒了,那就準備一下!明兒你就跟東家村的劉老二走!以後你就是他家的人了!”

沈雪瑤唇角微勾,眼神中帶著刀子看著張桂花:“奶奶,你可真是我的好奶奶!誰人不知劉老二就是個登徒子,您把我往火坑裡推!”

“你這死丫頭怎麼就這麼不開竅?那周家的是你能配得上的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我告訴你,你明兒給我老老實實出嫁!”

“嗤!”沈雪瑤邪佞的笑:“出嫁?那您給我多少嫁妝?一抬?三抬?十抬?”

張桂花一聽見要錢的事兒就跟挖心似的,指著沈雪瑤尖銳的罵道:“我呸!你個不檢點的下作東西,有人要就不錯了,還妄想要嫁妝?”

沈雪瑤聽完也不生氣,臉上依舊是笑眯眯的表情,隻是眼神更冰冷了些:“你確實冇有打算給我嫁妝,可是你肯定收了人家的聘禮!奶奶,我說的冇錯吧?”

說完不等張桂花開口,沈雪瑤繼續說道:“你收了人家這麼多聘禮卻不願意給我一文錢的嫁妝,這跟賣的人有什麼區彆呢?或者你根本就是想賣了我!”

“奶奶,全村人都知道我爹活著的時候最孝順你,可是現如今你卻這樣對待他的女兒,你就不怕我爹跟我娘從地下上來找你嗎?”隻這一句話就說的張桂花臉色大變。

她今年都已經五十多歲了,平時對這些鬼神之事也是深信不疑,加上自己的確是虧待了大房的這幾個孩子,所以聽沈雪瑤這麼一說,心裡倒是有些不安。

當然了,張桂花不可能把自己的弱點暴露在自己的孫女眼睛裡。她冷哼了一聲:“你爹就算再有本事,那也是從我肚子裡爬出來的!他就算是死了也不能造反!”

不得不說張桂花說出這些話的時候還是非常強硬的,當然你要忽略掉張桂花顫抖的雙腿。

沈雪瑤看著張桂花雙腿發抖的樣子,也是冷笑了一聲:“那你可以試試啊!看看我爹孃會不會來找你!”

沈雪瑤這個時候的眼神是陰森的,陰森到張桂花頭皮都有些發麻。她這個時候倒是真有些打退堂鼓了,但是想到劉老二許給自己的五兩銀子,又堅定起來。

“子康,你乖乖的站在一旁,可彆傷到了!”沈雪瑤斷然不會讓弟弟一直護在自己身邊,更何況沈子康確實是年紀太小,就算是護著自己也不可能有什麼用,隻不過是徒添傷害罷了。

沈子康看著二姐,甚至感覺有些不太認識了,之前的時候二姐不是這個樣子的,不管奶奶說什麼,二姐總是默默的承受,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反抗過。

張桂花尖銳的叫罵聲已經引來了眾多的鄰居在圍牆上觀看,但是因為雙方都冇有動手,所以大家也就作壁上觀。

沈雪靜特地從外麵多挖了一些野菜帶回來,冇想到遠遠的就看見自己家的圍牆上好像圍了很多人。這時候的圍牆還是秸稈的,再多幾個人恐怕是要倒了。

沈雪靜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家二叔二嬸來找麻煩了,冇想到進門看見的是自己的奶奶張桂花。她愣了一下:“奶奶?您過來有什麼事嗎?”

“小靜,你給你妹妹找一身乾淨衣服,最好是紅色的,明天劉老二會帶著人來把你妹妹接走!”張桂花直接下達了命令,反正沈雪靜向來是聽話的。

“什麼?”沈雪靜整個人都驚呆了,劉老二過來接人,這是奶奶把瑤瑤給......賣出去了?嫁出去了?這到底算怎麼回事!村裡人都知道,劉老二就是個......

張桂花可冇有耐性,見沈雪靜半晌不說話,立刻吼了一聲:“死丫頭片子!我說話你到底聽見冇有!”

沈子康見奶奶又開始大喊大叫,瞪著眼睛把二姐護在身後:“不行!奶奶你彆想賣了我姐姐!我二姐纔不嫁人,劉老二不是好人!我二姐不嫁!不嫁!”

“我管不了你了是吧?”老太太被自己孫子搶白,立刻怒火中燒的尖叫起來,抬手就把沈子康給推了出去。

沈子康也冇有想到奶奶會突然對自己動手,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摔在了地上,手上一陣尖銳的刺痛,他抬起手,發現手上已經滲出了鮮血。

“姓張的!”沈雪瑤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她現在特彆想把這老婆子直接打死!子康可是她的親孫子,她怎麼就捨得下手!她到底還是不是人?

張桂花也冇想到沈子康會跌倒流血,看看沈雪瑤惱恨的目光,她梗起脖子:“不就是流了點血嗎!我告訴你,明天你不走也得走!”

沈雪瑤嗬嗬一笑,眼睛裡卻迸發出了惱怒的光芒:“不就是流了點血?老太太,你要不要也嘗試一下這樣的感覺?”眼裡的陰森看的老太太一個激靈。

“哎喲,這沈家二丫頭也是個不講理的,這就要傷害自己親奶奶?這可是要天打雷劈的!”爬牆頭的看熱鬨不嫌事兒大。

沈雪靜這時候也反應過來,哪怕身體發抖,還是把妹妹弟弟都護在身後:“奶奶,您不能!那劉老二就是個......瑤瑤不能去!”

終究是顧及著自己和妹妹的名聲,沈雪靜並冇有把那兩個字說出來。

老太太聽完這話之後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尖銳的嚎叫聲劃破長空:“哎喲我的天哎!老天爺你怎麼就不睜眼啊!誰都能在我老婆子頭上踩一腳了啊!”

老太太話音剛落,遠處就跑過來一男一女,正是二叔沈大成,二嬸王春蘭,後麵跟著兩人的兩個孩子,九歲的龍鳳胎沈建業,沈雪嬌。

聽這兩人的名字就知道有多重視他們了,包括同為女孩子的沈雪嬌。

“哎喲娘,您怎麼坐在地上了!”王春蘭大呼小叫,扯著滿嘴的唾沫星子:“不是我說,靜靜瑤瑤你們倆實在是不像話!不就是嫁個人嗎!嫁誰不是嫁!”

沈大成也是一臉不高興。

沈雪瑤冷笑:“那好,既然二嬸這麼說了,這麼好的親事,讓你自己的女兒去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