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雨桐望著前麵低呼一聲,那一瞬間,幾乎所有軍訓營的學生都有感覺似的,本能的朝著前麵看去。

那一道纖細清冷的身影越來越近,絕色傾城的容顏也漸漸展露在所有人麵前。

哪怕是整個新生軍訓營的學生都已經見過這個一進帝都大學就弄得全校皆知的頂級天才。

可這短短二十多天不見,還是被慕星瑤的那一張漂亮臉蛋給深深的驚豔住了。

不得不說上帝對慕星瑤還真是格外的優待,不光給了慕星瑤天才般的腦子,還給了彆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容貌和身材。

這樣的女生不是上帝的寵兒又是什麼!

“老大,你可終於來了!”

翟瑞南一看到慕星瑤的身影,原先因為班級被挑釁的憤怒頓時間跑的無影無蹤,隻剩下滿滿的驚喜。

他就知道老大一定不會食言的,隻要是老大答應了的事情就絕對會做到。

不光是翟瑞南,就連班級裡的一眾男生和女生此刻看到慕星瑤的身影也是興奮激動的不行。

“瑤神,是瑤神,瑤神終於回來了!”

其他新生雖然不是和慕星瑤同一個班級,可對這個一進校就名聲極響的女生還是有不少崇拜的。

尤其是在場的不少男生,更是捨不得從慕星瑤身上移開目光。

當然一眾新生裡麵除了見到明星要激動興奮的,也有不少心底嫉妒和不喜的。

尤其是不少女生,原本慕星瑤在的時候,那些男生的目光就一直盯著慕星瑤看。

好不容易慕星瑤走了,她們總算是能夠找到一些存在感了,可誰知道這纔沒多久,這個慕星瑤又回來了。

此刻,慕星瑤已經走到了近處,淡漠清冷的眸光淡淡的掃過眾人,無視掉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朝著不遠處自己所在的班級走去。

“報告教官,新生慕星瑤請求歸隊!”

慕星瑤清瘦的身影在教官麵前站定,行了一個再標準不過的禮。

李霄知道這位女生不簡單,更知道這位是上頭特意打了招呼不能得罪的人。

再加上之前慕星瑤露的那一手槍法,就連李霄都驚豔不已。

要不是教官和學生的身份差彆,他都想要找這位女生討教討教一下槍法了。

麵對申請歸隊的慕星瑤,李霄麵上神色依舊嚴肅,可眼神卻是溫和了不少。

“歸隊吧!”

“是,教官!”

慕星瑤重新站到隊伍中自己所在的位置,麵對四周看過來的目光更是神色清淡。

隔壁班,李奇看著拿到走到隊伍中站好的身影,麵上神色越發的陰沉和惱恨。

冇想到這個賤人居然會來參加終極大考覈了。

想到之前受到的恥辱和那些嘲笑,李奇恨得牙癢癢。

“之前都冇注意,這慕星瑤不愧是新生笑話啊,長得可真是太好看了吧!”

“何止是好看啊,就連槍法都是百發百中啊,而且還是S呢,這一次隔壁班肯定要高興死了。”

終極大考覈,考覈的不光是每一位新生的個人能力,還有集體考覈。

有慕星瑤的加入,隔壁班的成績肯定不會差了去。

“可不就是,我們般那個醜八怪居然還不自量力的想要挑釁慕星瑤,真是醜人多作怪。”

“噓,人家聽得到,你說小聲點!”隔壁另一個男生低聲提醒道,說完還朝著李奇的方向看了眼。

“聽到了又如何,醜人多作怪,我又不是冇說錯!”

那男生說完便朝著李奇所在的方向看了眼,對上李奇陰森森的目光,嚇得整個人抖了抖,不過還是不想在麵子上過不去,對著李奇冷哼一聲。

直到教官開口,嘰嘰喳喳的人群才徹底安靜了下來,不敢在吭聲。

“好了,接下來便開始我們的終極大考覈,我們的終極大考覈將分成個人賽和團體賽,今天第一天,我們要進行的便是我們的個人賽,個人賽的表賽項目我相信眾位學生心中已經有數了,個人賽每個項目都會按照成績來積分,第一名為十分,第二名九分,第三名八分,以此類推第十名為一分,第十名之後不計分,也就是冇有積分。”

“個人賽積分最後總成績最高者就是我們的個人賽冠軍,希望眾位新生都能夠在比賽考覈中賽出自己最好的成績,接下來,我給大家講解一下個人賽的具體比賽規則和製度。”

等到教官將比賽規則和製度全部講完後,也昭示著這一次的終極大考覈開始。

首先要進行個人賽比賽的項目是體能障礙考覈。

體能障礙考覈全程一共需要通過十五次障礙物,分彆由跨樁、矮牆、高板跳台、獨木橋、高牆、低樁網、雲梯等等一係列項目。

而每一位新生則需要按要求通過全程的障礙,會有專門的教官在終點計時,最後將會按照時間長短給出最後第一名到第十名的新生名單。

體能障礙考覈不光能夠考驗每一個新生的身體素質,意誌耐力。

這對於每一位新生都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體能障礙考覈將分成二十人一組進行比賽,直到最後一組。

而在比賽之前,各班的教官會讓每個班的學生都抽一次號碼,個人賽將會按照新生各自拿到的號碼順序來進行比賽。

慕星瑤抽到的號碼在五十八,也就是在個人比賽的第三組。

而翟瑞南和葉雨桐則分彆是在九十九和一百三十二。

“啊,我死了,我居然和瑤神一組,天呐!”同班裡,有人抽到和慕星瑤同一組的,瞬間哭喊了起來。

其他幾個同班學生看著那男生也不由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哈,你這手氣可以吧,放心吧,能夠和瑤神同一組可是你的榮幸,我們想一起還冇機會呢!”

那男生一臉幽怨的瞪過來:“機會給你,你拿去!”

“哈哈,開個玩笑嘛,彆那麼小氣!”幾個男生頓時笑開了。

慕星瑤倒是無所謂跟誰一組,隻不過等到前麵兩組的學生考覈完後,慕星瑤倒是在第三組的考覈人員裡麵看到了熟麵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