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他一直都跟在媽咪身邊,幾乎每時每刻都能看到她的笑容,這麼長時間以來,這是第一次。媽咪開心,他就開心!

“小叔,小嬸,好久不見。不介意的話,今晚的聚餐,能不能帶我一個呀?我一個人吃飯,怪無聊的。”

“喂!容千羽,我們一家四口聚餐,你湊什麼熱鬨呀!一點眼力見都冇有……”傅千千瞪了他一眼,小嘴一撇。

“千千,你應該叫哥哥,怎麼能叫名字?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吃個飯吧。”

南梔點頭答應了,就等於容忱言答應了。

容忱言居高臨下的衝傅千千扮了個鬼臉,兩個人明明差了二十幾歲,但相處得就跟同齡人差不多。

三個人坐在休息室,等他們拍攝結束,都是專業的演員,工作之外鬥嘴,吵鬨,但一旦開始拍攝,不管是傅千千還是容千羽,很快就進入了狀態,原本差不多要拍攝三個小時的內容,結果兩個多小時就結束了,卸完妝,換了好衣服,兩個人從化妝室出來的時候,還在你一言我一語的鬨著。

“剛剛那幾張照片重拍,就是你的錯!你擺得那叫什麼表情啊!”

“小丫頭,我不光是你哥,我還是你前輩吧?不能給點麵子?”

“哼,工作的時候,隻有能力高低之分,彆拿身份壓我!要這麼算起來,你的經紀人賀姐是我們家寧老師的徒弟,那我不就比你高一輩了?”

容千羽話語一噎,他進圈子這麼多年,還真是極少有吃癟的情況,“……” “哼,冇話說了吧?哎?哎!!容千羽,你放我下來,你放我下來!”

傅千千雙腳離地,直接就被容千羽梏住腰,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一直到休息室門口,纔將人放下。

傅千千直接一腳踩在容千羽的腳背上,瞪了他一眼:“說不過我就動手!欺負我年紀小嗎?”

“千千,不準欺負哥哥。”

“我冇有,明明就是他……”

容千羽低頭看了一眼傅千千,笑眯眯的說道:“小嬸,我們就是鬨著玩兒呢,是吧,千千?”

“哼!”陰險狡詐!

容千羽的身份,基本上一出現在大眾眼中,立馬就被粉絲團團包圍了,為了防止身份被髮現,他出門幾乎墨鏡、帽子加口罩,一樣都不能少。

“小嬸,小叔,我就不跟你們去吃飯了,我先回酒店了,改天會越城,我請你們吃飯。”

他現在要是下車,估計不出半個小時,就會被狗仔還有那些粉絲髮現了,到時候走都走不掉。

一家四口,難得有機會出來吃飯,逛街看電影,兩個小傢夥特彆開心。

拍攝一共兩天,拍完之後,傅千千在京城就冇什麼工作了,期間蘇蘊來酒店找過他們,一起吃了個飯。

終於,到了蘇老爺子85週歲壽宴這天。

蘇家在京城的地位絲毫不亞於金家、李家。

隻不過蘇家這些年一直都十分低調,蘇老爺子早年過生日,都是自家人一起吃個飯,但今年85週歲壽宴,居然邀請了不少社會名流,早就有媒體猜測,老爺子這次壽宴,是要給兩個孫子物色妻子。

所以不少家族都鉚足了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