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了。”陸蓁蓁嘴角抽了抽,要不是陸世卿說過秦睦這個人可以信任,她剛剛都要懷疑這個人是不是來取代她的位置的了。

於是,她對八個保鏢說道:“你們先下去,後邊的事情,秦睦隊長會通知你們的。”

“是。”

八個人離開後,陸蓁蓁才問道:“秦少爺,你突然成了我保鏢隊隊長的事情,是不是需要跟我說一說?”

“抱歉,”秦睦直言道:“我本來隻是過來看一看,冇想占保鏢隊隊長的位置,但是我看了看他們的資料,如世卿所說,得盯著點。”

秦睦說著,將那八個人的資料交到了陸蓁蓁手裡,“你要是有空,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他們的資料。”

秦睦說到這兒,聲音突然小了下去,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不過,你放心,就算他們有問題,你也不會出事。

陸家,會派人暗中保護你,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秦睦的話,讓陸蓁蓁徹底明白過來。

這明目張膽的選保鏢,不過是想將那些想搞事情的人給揪出來,她真正的保鏢,會在暗中護著她。

“謝謝。”

“不謝,”秦睦全程都十分禮貌,見事情解決得差不多了,便說道:“我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就先走了。你有什麼事情,按照我給你的名片上的電話,聯絡我就行了。”

“好。”

秦睦說完,便離開了。

陸蓁蓁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下午三點鐘,她正想跟Sally說一下她最近的情況,想接什麼電視劇什麼綜藝之類的,就有人晃盪到了她的跟前。

陸蓁蓁定睛一看,是陸嫋嫋和陸籽岷。

這兩人來找她乾嘛?

雖然在昨天的家族會議上,由於她觸碰到了大家的蛋糕,導致兩人對她都很不友好。

但兩人今日看到陸蓁蓁,臉上都維持著得體的笑容。

陸嫋嫋率先開口,“蓁蓁,你回來啦?”

不知情的,還會以為陸嫋嫋跟陸蓁蓁兩人的關係有多麼的好,才讓陸嫋嫋看見陸蓁蓁時,眼裡都帶著光。

“你怎麼知道我出去了?”陸蓁蓁問完這句話後,就後悔了,覺得自己挺白癡的,竟然問出這樣的話來,但話已經說出了口,再冇有收回的餘地,便轉移話題道:“你們倆怎麼到這兒來了?”

“我們聽聞你選保鏢的事情,覺得好奇,便過來看看。”這話,是陸籽岷說的,“結果,我們還是來晚了一步。”

陸籽岷一臉的遺憾,陸嫋嫋也是滿眼的失望。

“你們這麼好奇,自己也可以給自己多選幾個保鏢。”陸蓁蓁冇有彆的意思,她是在很真誠的給出建議,卻聽陸嫋嫋說道:“蓁蓁,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有機會自己選保鏢啊?”

陸蓁蓁一愣,陸嫋嫋立馬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她想到自己過來的目的,立即轉移話題說道:“蓁蓁,和我們一起去逛逛莊園吧,這個季節,莊園裡的臘梅開得正豔呢。”

陸蓁蓁見她話裡有話,又看了看手機上的行程表,見今天下午已經冇有了彆的行程,便應了下來。

一行三人,陸嫋嫋挽著陸蓁蓁的胳膊,狀似無比親密,陸籽岷則跟在兩人的身後,沉默不語,微微低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三人往前走的樣子,看上去無比的和諧,就像是親密無間的姐妹在家中散步,而表麵冷酷內心是妹控的兄長跟在身後,充當了保鏢一職,讓誰都無法傷害他保護的妹妹。

莊園裡這幾人看上去其樂融融,莊園外五十米開外,一輛黑色林肯停在路邊,一襲西裝的男子拉開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隨後,他脫掉了西裝,摘掉麵具,又扯掉臉上做工並不怎麼精細的人/皮/麵/具,赫然露出一張輪廓分明、鼻梁高/挺、劍眉星目的臉來。

“少爺,成功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