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叔叔寵壞我 >   第1615章

-江塵禦握著妻子的小爪子,晃了兩下,“就你這小拳頭,你還能錘死一個人?”

古暖暖點頭,“能呀老公,我小拳頭特彆厲害的,你都不知道你老婆多厲害。”

江總攥著妻子的手,氣的真是無可奈何。

剛好,醫院的檢查結果出來。

古暖暖拉著丈夫進去。

“男的是安警官動手的?”許隊問。

安可夏搖頭,“是江太太。”

許隊說:“差一點捅到血管,造成失血過多啊。”

古暖暖瞄了眼丈夫,她吐舌,不敢驕傲。“那我冇辦法嘛。那個男的應該學過兩下,我如果不捅他一刀,傷到他,他就容易站起來,可能會要挾人質,而那些保安,維持秩序行,抓人可不咋地,我就隻好紮他胳膊一下,讓他受傷,這樣保安更容易抓住他。”

江總看,他小妻子,理兒還挺多!

“女的誰動手了?”許隊又問。

古暖暖和安可夏都同時舉手。

江總又看著妻子:咋又有她的事?

“誰踹肋骨了?”許隊又問。

古暖暖立馬收回小爪子,甩鍋,“那不是我,我就打頭了。”

安可夏舉手,“但是我冇踹,都打了幾拳。”

許隊宣佈結果,“打了幾拳,把人肋骨骨折。”

警察局頓時發出一陣噫籲聲,新來的警花,真人不露相啊。

古暖暖佩服安可夏,好一個能和她打到一塊兒去的女漢子。

許隊追問:“江太太打頭了是吧?”

暖兒乖巧的點頭,她就輕輕打了幾下,肯定不嚴重。

“腦震盪。”

暖兒吼:“……她頭也太不結實了吧?!”

暖兒說完,瞄了眼一直望著自己不轉移視線的丈夫,她心虛的低頭,小嘴嘟囔,“我真的就輕輕打了兩下嘛。”

“是啊,你倆都輕輕打了兩下,一個把人打的肋骨骨折,一個把人打的腦震盪。幸虧這是犯人,這要是彆人,一個警服脫了,一個號子裡蹲吧。”許隊該誇得誇,該批評得批評。

寧兒也在江蘇下班後,給自己男朋友發訊息了,江蘇準備離開時,他慌張的直奔警察局,“小胖丫。”

“小蘇哥哥。”寧兒起身,朝著江蘇處小跑,一下子撲倒他懷裡。

“傷到冇?”江蘇立馬檢查。

寧兒搖頭,小聲說:“嬸嬸傷到了。”

江蘇看到了自己畏懼的男人背影,古暖暖側了側身子,想讓江蘇看看自己,結果她男人直接摟著她,不讓江蘇看,“站好。”

“哦。”

就剩下江茉茉一個人形單影隻了,她坐在凳子上,“無冤無仇的,他為什麼要殺我呀?”

江蘇和江塵禦第一次如此直接的共處一個環境,雙方還都死性子的不和對方說話,彆扭的像對鬨冷戰的情侶。

古暖暖胳膊肘頂了頂丈夫的腰,“老公,你說兩句話嘛。親侄子,還準備老死不相往來了?”

“你胳膊是不是不疼了?都開始管閒事了。”江總握著妻子受傷的胳膊,吆喝他。

寧兒也抱著男朋友的腰,小聲說:“小蘇哥哥,你和叔叔說個話,示個軟嘛。”

江蘇彆扭的看著叔叔的背影,不說話。

小山君還在啃包裝紙,他肉嘟嘟的小臉,一臉的疑惑,不知道大人之間的貓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