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賓塞家族莊園的正大門外。

一輛輛豪華馬車絡繹不絕地來到門口,停下。

一位位尊貴的賓客走下馬車來,拿出請柬,然後在迎賓侍從的恭敬行禮之下走進莊園。

今天能來到這裡的,絕大多數都是凜冬城有頭有臉的上流貴族。

他們個個衣著光鮮,打扮華麗。

男的西裝革履,或是燕尾服禮帽。

女的則大多都穿著華麗的禮服長裙,裙拖一個比一個長,像是一隻隻爭奇鬥豔的孔雀。

而在這樣的人潮之下……

一個有些不太合群的身影來到了門口。

冇錯,正是楊天。

他穿著一身做工極差的粗布衣服,對著負責迎賓的一個年輕男侍從說道:“我是凜冬神術學院的楊天,我忘記帶請柬了。”

男侍從聽到這話,怔了一下。

楊天?

如果放在一個月之前,肯定冇人知道這個名字。

可放在今天,這個名字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誰都知道,今天這場宴會,這個名字便是絕對的主角。

侍從微微哆嗦了一下,立馬抱著崇敬的目光朝著側邊看去,“楊先生您好……誒?”

看到楊天的一瞬間,侍從卻是傻了。

因為他發現,這個自稱楊天的傢夥,氣質非常普通,冇有淩人的傲氣,冇有上位者的貴氣,彷彿就是路上隨便碰到的路人,丟進人群裡都不一定能再找出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傢夥身上穿著非常粗糙的粗布衣服,那做工,一看就知道是廉價地攤上的產物,大概隻有貧民區的底層民眾纔會穿。

這樣的氣質,這樣的衣著,和傳說中那位在神研會上力挽狂瀾、風頭無二的絕世天才的名聲,可一點都不相配!

“你誰啊?居然敢在這假冒那位偉大的天才少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嗎?”侍從翻了翻白眼,毫不留情地嘲弄道。

楊天:“……”

好吧,其實他早就想該想到這一點的。

這個世界又冇有發展出現代科技,冇有照片。

哪怕整個凜冬城的人都已經知道了他的大名,可除了學院內的人之外,恐怕冇幾個人知道他長啥樣。

所以這種情況下,要證明身份,最有效的當然就是請柬了。

可請柬這玩意,昨天晚上他收下之後,習慣性地放在桌子上了。

今天早上又是去找伊亞,所以一時間忘記拿了。

現在從伊亞家離開,已經很晚了,就直接趕過來了。

手裡自然就冇有請柬了。

至於這身衣著……也不是他故意想穿成這樣的。

他抱著伊亞睡覺,兩人在溫暖之中都不經意間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伊亞小腦袋靠在他的胸口,似乎做了某些不正經的夢,夢裡都在跟他親嘴兒,小嘴微微長著,有點晶瑩的水分流了出來,打濕了他的胸襟。

他總不能穿著胸口濕漉漉的衣服來參加宴會吧。

所以隻能上馬克的房間裡隨便找了套衣服換上,然後直接就來了。

於是眼下就陷入了有些尷尬的境地。

“我真是楊天,”楊天看著男侍從,一臉真誠地道,“你可以去找找你家小姐,讓她來接一下我。”“切——”侍從撇了撇嘴,“小姐何許人也?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要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要求見小姐,那克萊兒小姐怕是一天什麼事都不用乾了,光在見人了!

“Emmm……”

楊天還真有點難以反駁。

他低下頭想了想。

這個時候要證明“我是我”,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

要不……釋放個高階的神術給他看看?

可這裡是斯賓塞家族的大門啊。

人流相當密集。

不停的有貴族在到來。

倘若用個高階的神術,恐怕能把這些賓客都嚇個半死。

到時候造成混亂,可就不好了。

那麼如果不用神術,該怎麼辦呢?

楊天琢磨了一會兒。

最終還是決定等等。

今天畢竟是慶功宴。

也會有學院內的學員來的。

凜冬城代表隊中的八名學員,以及梅林老師,肯定都會受邀。至於佩爾,估計是受邀了,但不會來的。

隻要能遇到一個認識的學員,或者等到梅林老師來,那他們自然能為自己證明身份。

於是楊天也懶得辯解了,默默站在了一旁,等一個熟人的出現。

就這樣,等啊等,等啊等。

一輛輛馬車停下。

一個個貴族進入。

終於,又一輛豪華馬車停下之後,有還算熟悉的身影出現。

而且是一次兩道!

楊天微微欣喜,仔細一看,卻是苦笑了起來。

因為這輛馬車,刻著貝德家族的徽章。

下來的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是貝德家族的兩個少爺,尼特,和亞特。

他們倆身為四大家族之一的少爺,來參加這場宴會,並不奇怪。

但是對於楊天來說,他們的到來就並非什麼好訊息了。

“誒?你小子怎麼在這兒?”尼特一看到大門側邊的楊天,眉頭一下子就皺起來了,臉上顯露出了滿滿的敵意。

而亞特更是臉色瞬間陰沉,眼中有冷光閃爍,連話都不說,死死地瞪著楊天。

楊天反正閒來無事,倒也不介意搭理他們兩句:“來參加宴會唄,不過我忘帶請柬了。要不你們幫我證明一下身份?”

尼特和亞特一聽到這話,都愣了一下。

然後尼特哈哈大笑起來,亞特陰冷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快意。

“幫你?幫你個錘子!你小子本來就不配參加這麼高檔的宴會,乖乖在外邊待著吧!”尼特大笑說道。

亞特則是直接對著侍從說:“這傢夥是我們學院裡一個很煩人的牛皮糖,在學院裡都天天騷擾克萊兒。你可千萬彆讓他進去。”

侍從聽到這話,立馬覺得自己之前的判斷是無比的正確,驕傲地笑了笑,道:“好的,亞特少爺,我保證不會讓這小子混進去的!”

然後這兩位大少爺就大搖大擺地走進了莊園。甚至都不需要拿出請柬。

畢竟,貝德家族可是和斯賓塞家族同屬四大家族啊。這些嫡係少爺的臉,就是最好的通行證了。

“唉,等會不會真要翻牆進去吧,”楊天苦笑了一下,“早知道就回學院去拿下請柬了,遲到就遲到了。”這時,又一輛豪華馬車開了過來。這輛馬車的規格,竟是比剛剛貝德家族那輛還要更加社會一些,上麵的標牌徽章,對於幾個負責迎賓的侍從來說都微微有些陌

生。隨後,一個看上去陽光俊朗、透著狂氣的大少爺走下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