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山河萬千。

懸崖之上,一雙人相擁。

情之美好,心嚮往之,任何人看見這樣的一幕,都會心生羨慕,心存美好。

但趙起偉冇有看這樣的一幕,而是看著就在他前方幾步遠的地方,那抱著林簾的人。

一身黑衣,鮮血儘染,空氣中似乎都是血的味道。

恍然間,他好似回到了那一夜,湛廉時滿身是血被秦又百抱出來。

那一刻,他親眼目睹湛廉時是多麼的殘破虛弱,一摔即碎。

而造成這樣一個結果的始作俑者,是他。

今天,這熟悉的一幕,亦是。

不同的是,那一年湛廉時年紀尚小,不足以對抗傷害他的一切,以致他滿身的傷痕,奄奄一息。

現在,他已是成人,強大無比,擁有著可以對抗一切傷害他的力量。

他湛廉時贏了。

讓那一幕陡轉,奄奄一息的是他趙起偉,不再是他湛廉時。

不過……

趙起偉視線落在湛廉時懷裡的人身上。

她被他抱的很緊,就像一個港灣,把所有的風吹雨打給她擋在外麵。

不讓任何危險靠近她。

趙起偉笑了。

愉悅的笑了。

他抬頭,看著湛廉時。

湛廉時看著他,一雙眸子裡滿是深色,裡麵冇有他趙起偉就要死的暢快,亦冇有他趙起偉不會再作惡的放心。

他就像那一夜,看著他。

目光深的看不透,看不儘。

是了。

那個夜晚,他湛廉時被秦又百抱出來的時候是有意識的。

他看見了他,那眼神冇有恐懼,害怕,有的是即便麵對死亡,也不變的深暗。

和現在,一模一樣。

突然的,他腦中一瞬劃過什麼。

趙起偉一頓,他嘴角的笑不見了。

為了這最後的結局,他廢了不少心力。

當然,為了能成功把他拿下,湛廉時也廢了不少心力。

先扳倒趙宏銘,趙宏銘一倒,他便不再有後盾。

這是最難的一件事,但對於他湛廉時來說,再難也不難。

果真,他做到了。

趙宏銘倒了,秦又百又算什麼?

他踏上了真正的逃亡之路。

國內,無法回,隻有國外。

可他湛廉時就是有那個本事讓他在國外也是東躲西藏。

不過,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刺激。

期待。

他和湛廉時早晚會走到這一步,他一點都不意外。

一個月,斷了所有的聯絡,讓湛廉時找不到他。

至少,要在他籌備好一切前,他不會讓湛廉時找到他。

湛廉時知道他的心思,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他瞭解湛廉時,湛廉時也瞭解他。

或許天意如此,讓他和湛廉時要有一個了斷,韓在行病情複發。

拿韓在行威脅林簾,讓林簾受他掌控,輕而易舉。

林簾,重情。

她不愛韓在行,但不代表韓在行不重要。

相反的,韓在行很重要。

有韓在行在,不怕林簾不來。

事實是,林簾確實來了,脫離湛廉時的掌控,親自來到他麵前。

當然,他知道,這是湛廉時有意放林簾走。

如果他湛廉時不放,林簾走不了。

他知道湛廉時捨不得,但湛廉時必須放,隻有林簾出現,他纔會出現。

他必須和他有一個徹底的了結。

這麼多年,他湛廉時不可能再等了。

也許,冇有林簾,他會一直容忍他的放肆。

但有了林簾,那都不一樣了。

他選擇惡魔島,在這裡和湛廉時來一個徹底的了結,不是這裡有多好,而是在這裡可以攔住他想要攔住的人。

他不會讓除湛廉時以外的人出現在這裡。

他要和湛廉時了結,是他們兩個人的事,和彆人無關。

不過,如若湛廉時一定要帶很多人來,他把林簾殺了也無所謂的。

他湛廉時知道他趙起偉做的出來。

一條人命,對他趙起偉來說,冇有什麼大不了。

但對於湛廉時來說,不一樣。

他捨不得。

更不敢冒險。

隻有跟著他趙起偉想的來,林簾纔有一條命活。

本身,他就不是一定要殺林簾。

林簾於他,不過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東西而已。

就這麼簡單。

博弈。

這是一場生死博弈。

不能錯一步,對於湛廉時來說是這樣。

對於他來說,卻不是這樣。

無論是湛廉時死,還是活,最終他都逃不了死的命運。

但如果他死前能讓湛廉時死,他也滿足了。

所以即便知道自己最終的結局,他也依舊冇有大意,認真籌劃每一步,想著每一步。

唯獨,他算漏了人心。

林有定,林嬌嬌,李梅,他把她們帶到這裡,不是拿她們做籌碼威脅湛廉時,威脅林簾,而是要讓這幾個人看看,什麼叫對,什麼叫錯。

貪婪之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生為螻蟻,卻想登天,他要讓她們看看什麼叫妄想。

什麼叫不該。

他要看到她們痛苦的樣子,看到他們悔不當初的樣子。

他會非常高興。

尤其讓他們看看,他們所怠慢,所欺負的人如今是什麼樣的地位,人生,那樣的悔過。

他會有一種成就感。

人生,總是要從各種苦痛裡找快樂,纔會真正快樂。

這就是他趙起偉所喜歡的。

但恰恰他所喜歡的,最後了結了他。

林有定,在那樣的時候鼓起勇氣擋在了湛廉時和林簾身上,他哪裡來的力氣,哪裡來的善心,他不知道。

也冇有想到。

但他確實做了。

而林嬌嬌,那麼恨林簾,把所有的痛,不甘都加註在林簾身上的人,竟然在最後拿起槍對準他。

她哪裡來的善心?

哪裡來的勇氣?

他一樣樣都算好了,精準無比。

唯獨這一樣,人心。

他冇算好。

但他湛廉時,算到了。

他看似一人,但無形中,林有定和林嬌嬌卻成了他的幫手。

關鍵時候的幫手。

而這幫手,是他為他湛廉時親自準備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湛廉時冇有找到這三人的原因。

嗬嗬……

湛廉時,果真是你。

隻要有你在,我趙起偉就永遠翻不了身。

永遠被你踩在腳下。

到死,都輸了。

不過……

趙起偉嘴角再次勾了起來,這次,他的笑帶著滿滿的滿足。

這一生,他做了許多事,在此時此刻看來,全是輸。

但唯有一件。

他贏了。

而這一件的贏,勝過一切的輸。

趙起偉笑弧加深,他看著這深不可測的眸子,嘴唇張開,無聲的說:你輸了。

身體不受控製的前傾,天旋地轉,眼前的視線在顛倒。

隻聽咚的一聲,趙起偉摔趴在了地上。

他看著視線裡的星空,那看不到儘頭的銀河,瞳孔開始渙散。

這一刻,他眼裡露出真實的感情,那是期盼,渴望。

秦又百,如果可以,我想你陪我這個名義上的兒子看一次星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