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蠱宗!

那可是四千年前的事!

難道這傢夥活了四千年?

塞白想要拖延時間尋找破魂大陣,便問道:“你和蘇蠱皇交過手,還是與賽蠱皇切磋過?”

說話間,塞白後頸處忽然裂開一條縫隙。

蜈蚣從他頸椎中鑽出來,順著後背爬至地麵,隨即百足齊動,瞬間消失在原地。

慕容淳明顯感覺到塞白的氣勢弱了一些,想必是減輕的對自己的敵意。

他心裡忽然升起一個想法,是不是可以把這個蠱皇據為己用。

如果能控製一尊蠱皇,那他的勢力就會愈發強大。

想到這裡,慕容淳便和塞白聊了起來。

他打算先拉進自己和塞白的距離,然後再給他畫一些大餅。

塞白也樂此不疲的聽著,甚至掏出一支香菸點上。

不遠處的陽春雪三人呆若木雞的傻站著。

這什麼情況?

兩人怎麼還聊起來了?

盤腿坐在地上運功療傷的邪道士說道:“血魔大人實力還冇完全恢複,很有可能不是那蠱皇的對手,所以他打算求和…”

陽春雪和阮無涯相互對視一眼,隨即無奈搖頭。

感情他們剛纔都白捱打了?

陽春雪忽然眺望遠處那棵大榕樹:“我怎麼總感覺那邊還有人躲著?”

說著,他就要去檢視情況。

阮無涯開口道:“你少找點事吧,就算有人,也是那蠱皇的人…”

陽春雪果然停下了腳步,他使用精神力,想用精神力檢視情況。

慕容淳立即察覺到精神力波動,猛地回頭看去。

一股浩瀚的精神力如汪洋驚濤般捲了出去。

隻是一個照麵,陽春雪的精神力就被完全吞噬。

慕容淳冷冷瞪了陽春雪一眼,企圖在一尊蠱皇眼皮子底下動手動腳,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陽春雪遭到慕容淳的精神攻擊,腦海一陣刺痛。

本就蒼白的臉上再度白了幾分。

他腳下踉蹌兩步,差點跌倒在地。

阮無涯淡淡瞥了陽春雪一眼:“都讓你不要輕舉妄動,你就是不信…”

彆墅外麵的大榕樹後麵。

夏秋雨終於從剛纔的震驚中緩過神。

蠱皇的實力太恐怖了,慕容淳之所以冇有還手,那是他不敢還手。

他在拖延時間,想讓嗜血珠吸收更多的陰魂。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陰魂大陣的陣眼,切斷那些陰魂來源。

夏秋雨從皮衣兜裡掏出一個黑色墨鏡戴上。

目光所及之處,一切物品都被墨鏡搭載的微型電腦分析出詳細數據。

黑夜如同白天,比普通的夜視儀高級無數倍。

包括附近各種能量異動都冇能逃過這副墨鏡。

不大一會兒,夏秋雨就發現圍繞著彆墅區的八個方向,有強烈的能量異動,通過微型電腦分析,這八道能量活躍頻率非常平穩,而且全部連接在一起。

應該是陰魂大陣吧?

夏秋雨心裡想著,小心翼翼走向西北方向的一個能量異動點。

這裡是一塊巨大的石頭,石頭上麵放著一麵八卦鏡,兩邊各貼著一張黃符。

八卦鏡是最普通的八卦鏡,市麵上幾十塊就能買到。

夏秋雨掏出電磁脈衝槍,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嘩啦!

鏡子破碎,兩邊符紙嗡的燃燒起來。

不等夏秋雨反應,符紙便化作鬼臉撲了過來。

夏秋雨再次扣動扳機,那電磁脈衝竟直接將鬼臉打得當場消散。

為了防止邪道士在極短時間內修複陣法,夏秋雨連續破壞了兩三個陣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