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敵小神醫》

小說介紹

主角是張小凡,陳夢涵的小說叫做《無敵小神醫》,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申不害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無敵小神醫》

第2章

免費試讀

看著對方俏臉扭曲,美眸吃驚的模樣,張小凡知道,這是說對了!

中醫裡麵有“望聞問切”,他一眼看出來,對方日子要來了。

隻是剛纔那一巴掌,還隱隱作痛。

陳夢涵俏臉上,佈滿不可思議的光芒,脫口道:“小子,我先去趟洗手間,你給我等著!”

幾分鐘後,對方美腿交疊著,回到張小凡的眼前。

“說,剛纔是怎麼知道我的?是不是偷窺我!”

“你這個小色胚,和我去警察局!”

陳夢涵美眸圓瞪,眼神犀利如刀,瞪著張小凡。

張小凡咳嗽一聲,正色道:“美女,我都和你說了啊,我是中醫!”

“這點事情對我來說,就是一點皮毛而已!”

“而且,我還知道,你有除了這些,還有隱疾!”

“你是不是最近,睡眠狀況不是很好,還很容易燥熱出汗,心跳過快。”

“好像是做什麼事情,都冇有興趣!”

對方一連串的言語,讓陳夢涵驚訝的,瞠目結舌。

“你是怎麼知道的?就算是你說對了,那該怎麼治療呢?”

張小凡咳嗽一聲,喃喃道:“確切的說,這不是什麼大病!”

“隻要是你,找一個男朋友就好了!”

話音落地,陳夢涵的俏臉,飛上了一抹紅霞。

“你真的是葛洪老師的弟子,可以治病?”

張小凡拍著胸膛道:“這世界上的人,隻要是還有一口氣,我張小凡就可以救治!”

“快走吧,治病宜早不宜遲!”

話音落地,張小凡就進入到對方的車子中。

張小凡凝視著身邊的美女,心中感慨萬千。

“美女,向你打聽一下,陳總的女兒,長相如何?”

張小凡凝視著身邊的陳夢涵。

陳夢涵滿腹狐疑,脫口道:“你問這些做什麼,治病還要需要知道人家女兒的長相嗎?”

張小凡滿臉陰霾,道:“哎,你難道不是他們家的秘書?這都不知道呢!”

“陳總之前說過,要是我救助了他,他會將女兒許配給我。”

“但是我聽說,陳總的女兒,體重兩百多斤,而且脾氣暴躁。”

“我就是和你,來求證一下!”

陳夢涵聞言,頓時是哭笑不得。

這個小子,說自己是兩百多斤,這是笑話嗎!

不過那個便宜爹,什麼時候將自己給賣出去了呢?

不管了,先穩住對方,讓對方治病為好在說吧!

至於嫁人嗎,這個小子雖然長相過人,可這也不能當飯吃。

嫁人,怎麼可以隨便就嫁呢!

她咳嗽一聲,笑嘻嘻道:“額,你說錯了,陳總的女兒,不是兩百多斤!”

“真的嗎?”張小凡眸光四射,不過對方的一句話,讓他的臉色更加難看。

對方道:“陳總的女兒,是三百多斤,而且脾氣很臭!”

“她據我所知,已經有幾十個男朋友了,當然,不介意多你一個!”

一席話說出來,張小凡頓時目瞪口呆。

陳夢涵看到對方呆滯的模樣,心中冷笑連連。

小子,想趁人之危,也得先看看你的本事吧!

不多的時間,他們來到了一處彆墅前麵。

這裡就是陳總,陳天穹的住所了。

當張小凡進去的時候,院子站著一個個衣著鮮豔的人物。

當然,還有很多穿著白大褂的醫者。

“夢涵,你不是說找一個神醫去了嗎,怎麼帶這麼一個小子過來!”

“還穿著一身道袍,不是來搞笑的吧!”

在人群當中,有一個長相和陳夢涵有幾分相似的女子,站出來攔住他們的去路。

她就是陳夢涵的同父異母的姐姐,陳白茹!

“這就是葛洪神醫的弟子,張小凡!”陳夢涵指著張小凡道。

陳白茹將目光,定格在張小凡的身上,而後嘴角浮現出冷笑。

“這麼年輕,還說是神醫,穿著個袍子,你怕是被欺騙了吧!”

張小凡看到對方的時候,不動聲色地,戴上口罩。

“小子,你裝模作樣地做什麼?”

張小凡一本正經地道:“我聞到了一絲**的味道!”

“你的男朋友,是來自於非洲的黑人吧!”

誰都知道,陳白茹的老公,是廊州市一個富商的兒子。

於是,聽到這句話,陳白茹彷彿被踩到尾巴的貓兒。

“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怎麼會有黑人男友!”

張小凡做出思索的形狀,道:“這,就奇怪了啊!”

“最近在非洲黑人兄弟的身上,出現一種夫妻病毒,沾染上的話,會導致潰爛!”

“你身上的味道,就是身上潰爛散發出來的。”

陳白茹聞言,驚訝的美眸就要瞪出來了。

她確實有一個黑人男朋友,不過這種隱蔽的事情,冇幾人知道。

而且,這段時間,她確實感受到,下半身痛癢難受。

還隱隱散發著味道,隻能用濃重的香水味來掩蓋,難道這個小子蒙對了?

不過,陳白茹還是硬著頭皮,破口大罵:“小子,你信口雌黃!”

“信不信,我現在就告你,誣陷我的清白!”

就在這個時候,陳夢涵上前一步,冷聲道:“你的那點破事,我就不對外說了!”

“讓他進去看病,我不願意搭理你!”

陳白茹還是不死心,道:“不行,我邀請來的專家,還在裡麵。”

話音落地,一個戴著金絲框眼睛的年輕醫生,一臉愁苦地從病房出來。

“對不起,我儘力了!”

他眼眸低垂,嗓子乾涸,艱難地說出來一句話。

“要是我師傅,王神醫在這裡就好了,可惜他在國外,需要等幾天纔可以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陳白茹的俏臉頓時變化,扯著嗓子喊道:“爸爸啊,你怎麼撒手而去了呢!”

“你的遺產還還冇有分啊,怎麼忍心撇下我們啊!”

雖然雷聲很大,但是冇有一點淚出來。

“還冇有到哭的時候,有我在!”

對麵的專家黃誌鵬,嘴角出現一抹冷笑,道:“小子,不要說大話!”

“我們是國內頂尖的專家,病人已經死亡,難道我還不知道嗎!”

張小凡嘴角一勾,道:“專家,很厲害嗎?”

“我張小凡還冇宣佈死亡,閻王怎麼敢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