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雲城的冬比之長安持續得更久一些。

二月二的長安,冬雪已經在開始消融,甚至楊柳都抽出了少許的嫩芽兒,但觀雲城依舊還下著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

就在這大雪之中,武天賜在祭拜太廟中途休息的時候悄然帶著劉瑾來到了天機閣。

這地方在觀雲台的旁邊,這天下知道它的秘密的人極少。

曾經大夏開國皇帝傅小官試圖前往這天機閣的第十八層一探究竟,最後終究被燕熙文等人勸阻。

他曾經下去過一次,他曾經站在第十八層的門前遲疑了許久。

最終因為自己已經在大夏生了根發了芽還開枝散葉而放棄了推開那扇門。

冇有人知道那扇門的後麵是什麼。

因為要去到第十八層,必須要有傳國玉璽為鑰匙。

卓彆離萬萬冇有料到武天賜會在祭拜太廟尚未結束的中途會帶著傳國玉璽離開。

老大儒文行舟更未曾料到。

此刻在那太廟之中,文行舟正和卓彆離計雲歸等官員圍著火爐喝著茶說著話。

說的多是天賜這孩子已經懂事了,而大夏終究不可無君,是否在祭拜太廟結束回了長安之後再請天賜登基為帝等等。

這畢竟是他親手所教的學生,當初武天賜被彈劾的訊息傳入觀雲城,文老大儒閉門思過足足七天。

因為武天賜是傅小官的兒子。

因為武天賜是傅小官親手交給他教導的。

作為曾經的太子太傅,他當然希望能夠教導出一個如傅小官一樣的明君,所以他當真是嘔心瀝血,卻未曾料到武天賜登基之後所行之事卻違背了傅小官所擬定的憲法。

那七天裡他一直在矛盾中度過,他不知道皇權和憲法究竟以誰為大——

千年以降,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朝代,無一不是以皇帝為尊,可現在大夏卻誕生了一部憲法,並且在憲法中明確的提出了一點——若是皇帝倒行逆施導致了政局不穩民心不安,則三省可啟動對皇帝的彈劾程式,經由內閣審議通過之後,由三省接管皇帝的權力。

他再次仔仔細細的讀了一遍那部憲法,結合曾經傅小官和他說起的那些思想,他終於想明白了傅小官的良苦用心。

國可以無君,但國不可以無民!

隻是傅小官曾經也說過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而今看來經過大半年的反省,武天賜已經改掉了他曾經的虛浮,在今日的太廟祭上,武天賜表現的極為穩重。

他就像一顆菱角分明的石頭,而今似乎已經被打磨圓潤,那麼他當知道國以民為本這一基本思想,他再次登基為帝,定會謙遜,定會為國為民而如他的父親一般的去努力。

太廟的偏殿裡文行舟正在苦口婆心的向卓彆離等人說著他的想法,而此刻的武天賜,已經站在了天機閣的門口。

“皇上……”

劉瑾曾經侍候在傅小官的身邊,他知道天機閣下麵藏著某個秘密,此刻武天賜懷揣傳國玉璽而來,他顯然猜到了武天賜的意圖。

他惴惴不安的嚥了一口唾沫,又躬身低聲說道:“這裡……皇上萬萬不可以身犯險!”

武天賜揹負著雙手站在這風雪之中。

他站得很直。

他注視著這座古老的樓閣。

他的嘴角微微一翹,眼睛徐徐眯了起來,“我不是什麼皇上。”

“我早已被他們彈劾罷免。”

“我是大夏曆史上……不,我是千年曆史上第一個被彈劾罷免了的皇帝!”

“父親出征一去三年,母後還有那些兄弟姐妹們,這三年來也渺無音訊……”

“劉瑾啊,你曾經是隨著父親出過海的,當知道大海之凶險。”

“三年未歸……這天下有那麼大麼?”

“若是、我是說若是父親在那大海上遇見了什麼意外,這大夏的江山……你說會落在誰的手裡?”

“我是父親的長子!”

“我身上流淌的是武氏的皇族血脈!”

“若是我武天賜拿不回這大夏江山,我還有何臉麵在那太廟中去跪拜武氏的列祖列宗?!”

“我不知道這下麵究竟有什麼。”

“但我現在已經落魄到了這般境地,我還有什麼可留戀的?還有什麼可懼怕的?”

“走吧,咱們進去,進去看看就連父親也放棄了的第十八層,它究竟是地獄還是天堂!”

劉瑾仔細的聽著,沉吟片刻,他躬身回道:“皇上永遠是奴才心裡的皇上,若是皇上真要去,那奴才自當追隨皇上前往。”

武天賜邁出了兩步,他站在了那扇古舊的門前,他伸出了手,就在那大雪中推開了那扇關閉了許久的門。

劉瑾緊隨其後,二人順著台階而下,走過了一層又一層的樓閣未曾停留。

他們來到了最後的那一層。

這是一個寬闊之地,一側的牆邊有一漆黑的櫃子,櫃子的門關著的,不知道裡麵放著些什麼。房間最顯眼的是中間的那一座半人高的石台。

武天賜站在了這石台前,他的心裡極為緊張也極為激動。

他看見了石台上的那方凹槽,他知道隻要將懷裡的傳國玉璽放進去,那扇最後的門就會開啟。

他抬眼向那扇不知道何物所鑄的門看去,便看見了門上的那一行字——

好奇害死貓!

他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他現在唯一期望的就是那扇門的後麵藏著如傳言裡所描述的那些神秘之物,比如傳說中曾經流傳於世間的絕世功夫、比如能夠斬殺萬軍的不朽神器,甚至還比如這後麵有另一方世界,在這方世界中,有一支等著他帶著傳國玉璽去召喚的無敵強兵等等。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了內心的激動,他期望著那奇蹟的出現。

他從懷中取出了那枚傳國玉璽,然後,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

……

太廟。

祭文已經宣讀,接下來該是武天賜正式祭拜的時候。

可武天賜人呢?

計雲歸眼皮子一跳忽然看向了卓彆離,“傳國玉璽何在?”

“禦書房裡。”

計雲歸一個閃身衝入了大雪中,卓彆離心裡陡然一緊他連忙跟了出去。

二人來到了曾經的禦書房,然而哪裡還有傳國玉璽的影子。

“糟糕!天機閣!”

二人飛掠而去,片刻便來到了觀雲台,他們衝入了天機閣,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地動山搖之感。

第十八層樓的武天賜將傳國玉璽放入了那凹槽之中。

然後……

他看見無數的線條以那處凹槽為中心,向四麵八方散射開去。

那些線條是金色的,就像液體一樣在地麵快速的流動。

它們彙聚在了那扇門上。

那扇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重的大門上漸漸浮現起了他難以理解的繁雜金色圖案,然後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從更深的地底響起,那扇大門……

它徐徐開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