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小說 >  月冉溪慕容堇辰 >   第1934章

-大米小米的手中拿著一小塊米餅正啃食著,渾圓靈動的一雙眼滴溜溜地打轉著,不時往那個裝著食物的包袱瞥去。

這兩個小傢夥的模樣,分明就是吃著碗裡的,還瞧著鍋裡的貪心模樣,讓小桃看了清清楚楚,自然也留心著大米小米的小動作,生怕他們當真將那包袱裡頭的食物偷吃了個乾乾淨淨。

小思夏漸漸陷入了睡夢之中,月冉溪這纔將這小傢夥交給了一旁的乳孃去照顧。

眼瞧著小米飛快地探出圓乎乎的小手,往那一包特產吃食而去,月冉溪眼尖地瞧見,趕忙一拍手,輕拍了過去,端著臉佯裝生氣地訓斥警告道:“這是給你們麟兒哥哥的,再偷吃,他就冇得吃了。”

大米小米揚起如出一轍的圓乎臉蛋,懵懂可憐地注視著自家孃親,被訓了一聲,也這才老實了下來。

小麟兒迫不及待地衝進來時,雙目直勾勾地注視著自家孃親,頗為想念地撒嬌道:“孃親!麟兒想死你了!”

話音未落,麟兒已然跑到了月冉溪的身側去,一把抱住了自家孃親,也不肯撒手,儼然便是個小孩兒的模樣。

到底不過是七歲左右的孩子,月冉溪想到這一點,不免心軟了下來,動作輕柔地將麟兒攬入了懷中來。

好不容易回到了宮中,慕容堇辰正欲與溪兒說上幾句體己話,卻被橫空過來的麟兒打斷了去,神色不免微沉,卻也隻能無可奈何地站在一旁。

尤其是,麟兒乖乖順順地窩在自家孃親的懷中,還不忘抬起眼,挑釁一般地瞥過了自家父皇一眼,儼然很是囂張。

反正孃親肯定是站在他這一邊的,麟兒也不忘趁著這個機會,在孃親麵前好好地告狀,憤憤不平又尤其委屈地抱怨道:“孃親!你知道嗎!?父皇給我留下了好多好多的奏摺,我這兩個月可累死了,每日都很晚才能休息。”

月冉溪聞言,倒是並未多想,拉著麟兒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見他並未由此而清瘦下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避暑山莊的這兩個月裡頭,她最擔心的便是麟兒,不管如何,麟兒都隻有七歲,將他一個人丟在京城之中確實不妥。

聽得麟兒的抱怨,月冉溪隻得溫聲細語地安撫了一聲,甚至於好不客氣地斜瞥過了一旁某個尤為安生的皇帝一眼,也與自己兒子同仇敵愾地怪罪起慕容堇辰來。

麵對溪兒的指責,慕容堇辰自是老老實實地受著,連連點頭,自是不敢回嘴一聲,被訓得一聲不吭。

隻是,慕容堇辰垂下眼來,神色微沉之餘,隻暗暗地思襯著:麟兒的課業還是輕鬆了些許,他明日得將太師太傅再喚過來敲打一番。

“麟兒,這是我帶過來的吃食,你嘗一嘗。”月冉溪指了指那包袱,倏然想到了,這才提醒出聲道。

“這是孃親做的嗎?”麟兒四下瞧了瞧,見那吃食平平無奇,隻出聲詢問了一聲。

得到了孃親的否認之後,麟兒越發冇有興致,目光四處轉了轉,好奇地追問道:“孃親,您剛纔抱著的孩子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