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雞的火眼如同日月般閃爍,朝那幾個青麵獠牙的巨頭鬼王嘲諷道:“就憑你們幾個夜叉鬼王,也敢乾涉主人?你想灰飛煙滅,可彆帶上我!”

“大鵬金翅鳥,我們鬼王一族可不怕你,你彆想在我們麵前稱老大!”

幾個神獸頓時打了起來,後院裡頓時光華大放,異彩連連!

牆角的一隻老烏龜雙眼放出金光保護院子,緩緩說道:“小心彆打壞了主人的菜。”

而這邊,一無所知的殷洋去果園裡摘了一籃蘋果,轉身回到後院的時候,一切又恢複了平靜。

一條小黃狗滿臉委屈地跑了過來,鼻子上被蹭破了一塊皮。

殷洋摸了摸它的頭:“你這個小調皮,又跑去騷擾雞大嬸們去了?你可彆亂來哦,要不然我可吃不上新鮮的雞蛋了!”

聽到殷洋這話,雞圈裡的母雞們,立刻朝幾條土狗投來得意的神色。

小黃有些委屈地“嗚嗚”叫了幾聲。

殷洋將蘋果放在籃子裡,遞給了一條大黑狗:“大黑,去給吳嬸送蘋果去!”

接著,殷洋就收拾電毛驢,準備前往平安公寓。

就在這時,吳嬸提著一塊火腿跟著大黑走進了後院:“小洋,這是要出去啊?”

“我去平安公寓,有點事。”殷洋笑著回答。

“平安公寓!”吳嬸一臉擔心,“聽我當包工頭的親戚說,平安公寓最近死了幾個人,邪門的很,你可要小心啊!“

此時夕陽西下,吳嬸無意間朝殷洋身後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她竟然從那幾條走來走去的土狗眼裡,看到了幾道綠瑩瑩的可怕目光。

而雞圈裡的幾隻母雞,也朝她投來異樣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食物......

“吳大嬸,封建迷信可要不得,你要相信科學。”

殷洋順手將小黃抱了起來,語重心長地安慰著吳嬸。

吳嬸看向殷洋,似乎看到了一隻青麵獠牙的怪物窩在殷洋的懷裡,享受主人的撫、摸。

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眼前的怪物立刻又變成了一條小黃狗。

頓時吳嬸一陣頭皮發麻:“天色不早了,我還是先回去了!你自己要小心啊,那個平安公寓可不平安!”

......

平安公寓。

三個身材修長相貌絕美的少女,正站在這棟五層的舊樓前,目光沉重無比地看著前方的大樓出口。

為首的一個年輕女子,容貌精緻,氣質超群,身後跟著兩個年輕的女孩。

她叫鄭宛如,是雲山派聖女。

昨天接到師尊的訊息,讓她帶著倆個師妹來平安公寓,看能不能把盤踞在裡麵的那隻千年老鬼給抓出來。

之前就有許多弟子被這裡麵的東西傷得不輕,不到萬不得已,她們三姐妹也不會出馬。

“師姐,您有把握嗎?”

萬雅馨小心翼翼地望著鄭宛如,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但是鄭宛如卻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公寓大門,半晌都冇吭聲。

即使鄭宛如有過無數抓鬼的經曆,還是覺得眼前這棟鬼屋太過詭異。

這棟三層樓的老式建築,厚厚的苔蘚包裹著已經發黑的紅色磚牆,在夜色中流淌著好似血液的詭異液體......

眼前的公寓藏著她修煉了十多年都未見過的可怕的怨念!

在她看來,這棟公寓簡直就是一個地獄的入口!

鄭宛如的脊背已經開始微微冒出了冷汗。

一陣冷風吹過。

一樓的入口處忽然就衝出了一股黑沉沉的極寒的陰氣,朝著鄭宛如等人衝了過去!

三人臉色紛紛大變。

鄭宛如手中的羅盤瞬間迸裂,整個人朝後倒去。

萬雅馨和周雨琪急忙就接住她,但卻被這股極強的陰風吹得全都倒在了地上!

三人猝不及防,整個人被一股陰風席捲著朝後倒去。

鄭宛如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看到了一團黑色的濃霧,濃霧裡出現了無數的血紅色觸角,緩緩地朝著四麵八方延伸過來。

隨著觸角的延伸,整個空間驟然就變得一片黑暗,就彷彿進入了一個未知的可怕世界。

那是什麼可怕的存在?

鄭宛如的心頭纔剛剛產生這個念頭,玲瓏身軀上的風衣瞬間四處迸裂。

一股強大的壓力將她如同螻蟻一般壓在了地上,整個人就像是被一塊巨石壓住,全身的五臟六腑都被擠得幾乎要爆炸。

身後的萬雅馨和周雨琪直介麵吐鮮血,渾身不能動彈。

鄭宛如此時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絕望,她今年才二十六歲,許多人生的經曆都還冇開始。

難道,就要這麼死了?!

兩行絕望的淚水從她那美目中流了下來。

“滴滴——”

忽然,一聲電毛驢的喇叭聲從她身後傳來。

隨著這聲音出現,鄭宛如感覺渾身一鬆。

她看到一個年輕男人,在這充滿了強烈怨恨殺氣的巨大壓力中,如同散步般輕鬆地走了過來。

眼前那些流著血的黑色觸角,在這個男人出現的一瞬間。

連跟他接觸都不敢,就在黑霧中迅速朝後退去,消失在了公寓大門。

所有人身上,那股無形的壓力頓時煙消雲散!

鄭宛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男人就憑一聲喇叭,就讓死亡般的恐怖壓力中釋放了出來!

他到底是何方高人?!

殷洋停好電毛驢朝眾人走來,滿臉好奇地看到地上趴著的三個少女。

問了一句:“你們,都是來試睡的?”-